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及川 里香子,新手必看

“你说说要是我发到你们学校网站上,这下子每个师生都能瞧见,你说到时候你不就火了吗?说不定啊你还得感激我呢。

  ”迈克一脸的认真,仿佛这件事说的跟真的一样。

  马婷婷初出茅庐,根本不是迈克的对手,三言两语就已经起了害怕。

  不,我可千万不能让迈克把这个视频传出去,否则大家都知道,我私下是这样的人,简直是太丢人了,一定会被人耻笑的。

  .而且还有妈妈,她要是知道了,我心心念念想着的对象,竟然是迈克老师,一定会接受不了的吧,她会不会觉得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实在是太给她丢脸了。

  “不,不要。

  我求求你,不要。

  ”马婷婷处于无奈,被一个个想法压迫着,她小声的说道,只是迈克刚开始听不太清,皱着眉,竖起耳朵,严肃的问了一嘴:“你说什么?”马婷婷却误以为,他这是在威胁自己。

  咬这双唇,脸色微微惨白,狠下心来继续大声说上一句。

  “不,你不要把这视频传出去,你要做什么我都会如你的愿。

  ”“这就乖了嘛,早一点说不就好了嘛,何苦让我白费这么多力气。

  ”果然这个视频还是好用的,不往自己昨天截了那么久,今天总算是没有白费。

  迈克心中的高兴,自然不能让马婷婷瞧见。

  盯着她仍然害怕的蜷缩着身子,迈克笑的开心得意,向着马婷婷走过去。

  “乖,千万不要害怕,我可是会很温柔的。

  ”迈克就像笑面虎,不断地安慰马婷婷。

  或许是因为他的这些话,马婷婷果真安静,任由迈克用勾起的手指,将自己的下巴抬起。

  再眼睁睁的看着,迈克那俊俏的面孔和自己离得是越来越近,逐渐缩短。

  直至光芒都已经消失不见,面前只有漆黑的一片。

  心中甜蜜而又兴奋。

  这次迈克很是享受,他的脑中不断回放昨天晚上看过的视频。

  上面的画面不断刺激着他的小脑。

  刚想进一步动作,时机不巧,门再一次清晰地响起。

  “乖女儿,妈妈今天回来了,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做呀。

  呀!这,迈克老师也来了呀。

  ”孙玉梅把门关上,一扭头,看见熟悉的包,按捺不住心中那点悸动,竟然顾不上脱鞋,直接飞奔,跑来马婷婷的卧室。

  隔着门,听见声响,两人触电般飞快推开对方,坐在那里,面红耳赤,盯着,马上就要闯进来的孙玉梅。

  “迈克老师。

  ”孙玉梅两眼放光,顾不上旁边女儿的存在,踱步走到迈克的面前。

  这才几天未见,怎么消瘦了许多?异样的光芒打在迈克的身上。

  迈克抖动身子,起了寒战。

  下意识看一下身边的马婷婷。

  马婷婷早就像受惊的刺猬,将自己团成一团,愧疚的看着孙玉梅。

  完了,这个小妮子怕是再次会避开自己一段时间了。

  迈克心中愤愤的想着,对孙玉梅也不自觉,多了几分恼意。

  “你可好久没有来了,是最近有什么事情吗?”孙玉梅像是看不出迈克眼中的嫌弃,伸出小手,搭在迈克洁白的手臂上,竖起指尖,一步步向上划走。

  迈克不上心中激起的情意,飞快将自己的手从孙玉梅手中抽回,一本正经走到马婷婷身边,站直了身子,正义凛然的说道。

  “抱歉,前两天有事,学校那边耽误了一些,这才没有过来,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准时来给马婷婷同学补课的。

  ”果然处于(男女性故事)爱情的女人,智商都为负数。

  孙玉梅自然看不出迈克对自己的嫌弃,还在那儿有意无意的,像迈克靠近。

  两人你退我进,你追我赶,玩得不亦乐乎。

  马婷婷率先忍不住了,咳嗽一声,揉了一下鼻子,对着孙玉梅说到。

  “妈妈,迈克老师好不容易来一次,今天晚上你还不赶紧做饭,别让老师回去吃了。

  ”“啊,对对对,你瞧我这记性。

  ”孙玉梅一拍脑子,喜气洋洋,转到厨房房间,只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马婷婷顾不上此时的面红耳赤,双手抱成一团,将身子往后一缩,老老实实坐在书桌前。

  把那些东西全都摆出来,看起来是想要学习的模样,但实际上书本连放倒了都不知道。

  迈克也不着急,这一次虽然人没得手,但关键证据还在手里握着,他就不相信,马婷婷能躲着他一时,躲得了他一世。

  晚饭,三人坐在一起,迈克还兴高采烈与孙玉梅谈论,就好像刚才的事从未发生过。

  马婷婷一个人闷着头在那儿吃着饭。

  平日里的饭菜是那样的可口,可是今日为何如此索然无味?躲在孙玉梅身后,马婷婷不情愿地同迈克说了一声再见。

  迈克有意无意,留下一句:“明天见。

  ”转身大步流星走了。

  马婷婷一个人仍停留在迈克刚才的那句话中,她似乎觉得,这句话在同自己表达什么含义。

  师范学校。

  每天中午,迈克翘着二郎腿儿,靠着椅背,只要在那闭目养神,不出几分钟的时间,伴着饭菜的香气,清淡的女人香,就随之飘至他的鼻尖。

  “来了?”迈克睁开一只眼睛,打量着面前穿着裙装,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范玲玲。

  她熟练地放下手中的保温饭盒,任凭迈克拽住她的一双手,来回抚摸。

  只是低眉顺眼,调戏般怒吼一声:“就不能正经点儿。

  ”迈克自然知晓,范玲玲一点也不在意。

  抹了一把嘴巴,将范玲玲拽到自己怀中,隔着腰肢,伸手打开饭盒。

  闭上双眼,凑过去细细闻上一遍。

  “嗯,真香。

  ”“你说的是人啊,还是这饭菜啊?”被迈克抱在怀中,也不知是喘不过气,还是被迈克身上的男子气概所吸引,范玲玲满脸通红,浑身体温飞快升高。

  只有扭动腰肢,才能让现在的自己变得舒爽一些。

  “饭香人更香。

  ”绅士般抬起范玲玲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迈克轻搭上去,只留下一个飞快地吻,甚至来不及回味,已经跑开。

  迈克的办公室在一楼,和外面只隔一层透明的玻璃,不时有一两名学生路过这里,一扭头就看见亲密的二人。

  大多为男生,个个愤怒的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平日里学校最为高冷优雅的女神,此事经像小猫咪一样乖乖的,坐在迈克身边。

  让人大跌眼镜。

  这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让迈克十分得劲儿。

  坐直身子,高高扬起头,享受范玲玲亲手喂饭,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的。

  “我可该走了,下午还有课呢。

  ”两人吃完饭,温存许久,一看手上的表针,范玲玲知道时间有些着急,赶紧脱离迈克的怀抱,飞快的跑向门外。

  匆匆忙忙之间,似乎忘记,上课用的书本,还留在迈克的书桌上。

  一路上,范玲玲始终回味刚才两人之间的种种,根本停不下来,嘴角也向上扬起,只是她本人并不知晓。

  一堵高大的“墙”,出现在范玲玲面前,不由分说挡在她的前方。

  范玲玲来不及刹车,一个猛子扎进“墙”里。

  “墙”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但还是让范玲玲捂住发红的鼻子,皱着眉头,带着一点怒气。

  “谁呀?走路不长眼睛吗?竟然撞到我了,你就不会说一声抱歉吗?”“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这范女神,这是打哪儿来呀,怎么手上还提着饭盒,难不成是给谁送饭去?”范玲玲心中一惊,刚才被撞的头脑昏花,全都一拍而散,她已经听得出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林伟光,师范大学有名的富二代。

  仗着自己家中有钱有势,连老师都不放在眼里。

  他的座右铭,只要是我想得到的,绝不会让给别人,哪怕是毁掉。

  林伟光追求范玲玲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但范玲玲一向对这种骄傲自大,放荡不羁的富家公子,没什么好感,自然也对他冰冰凉凉,爱答不理。

  没想到今天竟然叫他给撞上了,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别挡路。

  ”范玲玲留下这简单的三个字就想穿过去。

  心中感慨,你个富二代。

  可千万别再招惹我。

  明显,林伟光今天,不想轻易放范玲玲离开。

  哼了一声,转到范琳琳面前,顾不得她的拒绝,捏起手指,将她手中的保温饭盒,举到自己面前,飞快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凑过去,留下的余香,仍然往鼻子里钻。

  林伟光学着迈克的样子,赞叹一句:“呦,真香。

  ”同样的赞美,偏偏在林伟光这,范玲玲只听出浓浓的厌恶,和反胃。

  压抑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范玲玲低着头,压着嗓子,真想赶快离开这儿。

  本想伸手抓过饭盒,谁知林伟光比她反应更快,已经率先将她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中央。

  强劲的力道,使得范玲玲不由自主,往前方奔去,再一次和面前的这堵“墙”来个亲密接触。

  这个林伟光平日里打架,抽烟,喝酒,无恶不作,身上常年是浓重的烟味儿。

  这股气味儿熏得范玲玲浑身不自在,拼命捶打他的胸膛,想要和他保持一定距离。

  可偏偏,林伟光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时机。

  不对范玲玲做些什么,已经是很他正人君子。

  “你到底要干什么?这可是在学校,我就不相信,你敢拿我怎么样?”范玲玲终于察觉,林伟光现在的图谋不轨,心中带着一点恐惧,四下搜索。

  这里人烟稀少,地处偏僻,是一个死角,恐怕不是特意,根本不会有人过来。

  林伟光早就想到这一点,他得意地昂起头,开心地哼了一下鼻子,那洋洋的神情,仿佛在说。

  有本事你就逃,我看你能逃到哪儿去。

  “你说说我追求你这么长时间,你对我爱搭不理,没想到你竟然会对一个50多岁的糟老头子感兴趣,为什么?就因为他长得白吗?”这个50多岁又白的糟老头子,说的正是迈克。

  范玲玲心中一凉,终于明白,怪不得今天林伟光会专门来堵她,原来刚才的那一幕,他也瞧见了。

  原本还带着一点羞愧,听到最后,范玲玲也气到了不行。

  骄傲的把头昂起,怒视着林伟光。

  “没错,我喜欢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我告诉你最好离我远一点,否则,我一定让你尝尝后悔的滋味。

  ”

老李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被隔壁新开饭店的老板娘萧雅迷得神魂颠倒。

  萧雅今年二十四岁,刚结完婚,长得那是肤白貌美,身材前凸后翘,简直就是个性感尤物。

  反正见过萧雅一次后,老李每天晚上做梦都是和她在床上颠鸾倒凤,萧雅一脸媚态的跪在床上,将她那翘臀挺着高高的,迎合着自己。

  这天,老李怀着激动的心情,再次来到了萧雅的饭店。

  一见到老李,萧雅便嫣然一笑道:“李师傅,您可算来了,快请进。

  ”萧雅上前搀着老李的胳膊,一边走着路,一边说道:“李师傅,都说您是这市里出了名的大厨,还求您好好在店里厨师面前露两手,教教他们。

  ”老李听着萧雅娇滴滴的声音,两条腿都酥了,差点走不动道。

  更要命的是,萧雅那饱满的胸部还一直顶着自己的胳膊肘,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加上鼻子嗅着那股诱人的少妇体香,老李真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那里有着强烈的反应。

  老李想和萧雅做那事儿都快想疯了,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萧雅可未必瞧得上自己这个老光棍。

  萧雅的老公他也见过,瘦瘦高高的,一看就是个精明人,肯定特别能挣钱。

  而反观老李,今年都五十了,还特么是光棍一条,也没啥钱,就是一个穷光蛋老头子。

  不过老李的厨艺是真没的说,做了大半辈子厨师,以前在五星级饭店掌过勺,是本地名气很大的大厨,后来也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天天逛窑子找小姐,把上班都耽误了,结果就被劝退了。

  从那以后,老李干脆也不上班了,拿着这些年赚的钱,整天去逛窑子,弄那些胸大屁股翘的小姐。

  不过老李大厨的名声在外,经常被一些饭店邀请给厨师做指导。

  因为接到的邀请多,老李反而还挑剔了起来,给自己立下了三不做的规矩:钱太少,不做;店太小,不做;人太丑,不做。

  萧雅的这间饭店实际也不大,说白了就是家常小饭馆,烧的菜也用不着多么的追求精美,要换做平时,老李肯定会推了。

  但在看到老板娘萧雅的那一刻,老李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原因就是这个女人长得太漂亮了,比他睡过的那些小姐都漂亮得多。

  和萧雅聊了几句后,老李便被请到了厨房,边上站着两名小伙子,是这店里请来的厨师。

  老李一笑,对着那俩人说道:“我尽量让自己动作慢点儿,你们好好学着啊。

  ”说着,老李便开始挥动着自己手中的菜刀,干起活来。

  从切菜到下锅,从翻炒到出锅,老李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点放慢动作的意思都没有。

  老李是故意的,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要的就是那俩人学不会,好让他多来教几次,不然,他哪还有机会接触萧雅。

  “来,小雅你尝尝菜的味道怎样。

  ”老李招呼道。

  萧雅笑着应了一声,满心欢喜的走到桌前,低下身来准备品尝。

  此时此刻,萧雅正对着老李,弯着腰,因为角度原因,胸前的春光被老(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李瞧了个一干二净,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花边,甚至那两团雪白的饱满也隐约可见……望着那对诱人的宝贝,老李都看呆了,差点忍不住流哈喇子。

  他往边上挪了一小步,找了个更好的角度。

  这样看过去,不仅可以把那对雪白看的更清楚,还能透过中间的那条沟壑,看见萧雅那平坦光滑又白皙的小腹……看到这里,老李更是快要受不了了,如果旁边没人的话,搞不好他真会扑上去,狠狠的揉捏萧雅那对饱满……虽然没有上手摸过,但老李从经验上判断,萧雅的这对饱满,怎么说都有D了。

  萧雅此时也不知道自己春光乍露,依旧品着菜,把老李刚做出来的两道菜都吃上两口后,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李师傅,您这菜做的可真好啊。

  ”萧雅赞叹道,和自家那两个请来的厨子相比,这味道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说完,萧雅还不忘让边上那俩厨子一起过来尝尝。

  直到这时,老李这才收回了自己贪婪的目光,但余光还紧盯着萧雅那鼓胀的胸前,惦记着里面的美景。

  菜是做完了,萧雅和那俩厨子也都尝过了,只不过他们学会了多少,从那俩厨子木讷的眼神就能看出来。

  萧雅有些生气的问他们:“别告诉我,你们一点都没学会吧?”俩小伙子低着头,不敢说话。

  萧雅急了,心想请老李来一趟店里可不容易,也花了不少钱。

  要知道老李可是本地名气很大的大厨,不少饭店都抢着想请他呢。

  这下倒好,他俩竟然看了半天什么都没学会!看见萧雅那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老李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不过他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老李拉着萧雅的胳膊,感受着她那柔弱无骨的娇躯,小声说道:“我说小雅,你就别为难他们了,我的本事要有这么好学,那岂不是大厨满地跑!”萧雅一听,倒也有几分道理,碍于自己老板娘的面子,还是不满的嘀咕两句:“那他们一点都没学会,也太笨了吧,真是的……”“还得麻烦您啊李师傅,您有空多来两趟,教教他们。

  ”说这话的时候,萧雅抓住老李的胳膊,轻轻的摇晃,语气故意带着几分娇气,生怕老李再也不来似的。

  老李感觉自己的胳膊被萧雅抱着,在她胸前的鼓胀处反复蹭着,身子都轻了几斤,那里也有了反应,他老脸一红,求之不得的连连点头。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美妙的主意。

  沉吟片刻,老李对着萧雅说:“小雅啊,其实我看你也挺适合做厨师的……”“我?”萧雅一愣,随即笑了:“李师傅您就别闹了,我长这么大还没下过厨呢。

  ”老李看着萧雅这嫣然一笑,身子都软了,心里就跟猫爪子挠一样,痒痒的。

  “我没开玩笑。

  ”老李也知道现在还不是他沉醉的时候,连忙又道:“做厨师,不是看你烧过多少次饭菜,而是看你有没有这个天赋。

  ”“天赋?”“对,天赋。

  ”老李故作严肃,点点头:“我做了大半辈子厨师,看人也是很准的。

  之前,我上班的地方有个打杂的小伙子,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是个做厨师的料。

  后来,他跟我学了没几天,自己就能烧出一手不错的饭菜!”“真的啊!”萧雅有些惊喜,对于老李的话她还是比较相信的,毕竟人家做过大厨嘛,相信看人的本事,自然也不会差!萧雅这边心里暗自窃喜着,老李却有些焦急,毕竟他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瞎编的,想学厨师,确实要天赋不错,但是从外表上来看,萧雅就很明显不符合这一点,所以他也担心萧雅直接拒绝。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605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250.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428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7808.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333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2143.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622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5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