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顏面 騎 乘,新手必看

“学校的师傅,知道我生病了,特意给我做了一道红烧鲤鱼,我一个人吃不完,就分给同学们吃了,也正因为这样,害得那些同学跟我受苦了,我对不起那些学生。

  ”孙萌萌有些自责。

  “没事,去卫生所洗一下胃就好了,你跟所长去卫生所,等一下,我在过去,给你好好看看。

  ”杨修跟着孙萌萌说了一句,然后,就往学校的食堂跑了过去。

  进到了食堂,杨修就问厨房的师傅,今天孙萌萌吃的菜还有没有剩下的,那个师傅,从饭桌上,端出来了两盘菜,一盘是青菜,另外一盘正如孙萌萌说的——红烧鲤鱼。

  杨修看了看那盘红烧鲤鱼,上面只剩下一个骨架,但是边上还是有些配菜在上面,杨修看到了边上还有一小段葱,和一些番茄汁,但是汤底下,杨修看到了一些类似于青菜的残渣,杨修用手指沾了点汤底,自己尝了一下,尝到了那汤底里面,有一股甘草味。

  “这红烧鱼里面,你放了甘草进去?”杨修看向了那个厨师,跟着他问了起来道。

  “甘草?没有啊,我只放了番茄和葱进去,甘草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厨师表示自己冤枉,跟着杨修问了起来。

  “甘草是中草药,他跟鲤鱼一起吃,会引起中毒。

  ”看这个厨师的模样,杨修也知道不可能是他投的,就跟着他问道;“你做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人进来,或者你有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出入厨房。

  ”那个厨师仔细的想了想,跟着杨修回答道;“有啊,有一个小伙子来过厨房,他说他是学校之前的厨师,现在回来拿点东西,我那会儿有点忙,就让那小伙子帮我看了一下火。

  ”“之前的厨师?”“对啊,他是这样跟我说的。

  ”那师傅很肯定的,跟着杨修回答着。

  听到了这个,杨修心里有了答案,之前的厨师,杨修知道的,也就只有村长的侄子——大强,他就是学校之前的厨师,只是不知道后来因为为什么事情,被校长撵走了,现在杨修基本上可以确定呢,就是大强干的。

  “好,帮我找个袋子,我要把这个带走,这个是证据。

  ”那个师傅听了,也很配合样修,现在学校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要是追究起来了,他也脱不了关系,现在听到杨修说,这件事情可能是其他人做的,这让他心里,有了些小小的安慰。

  杨修带着那红烧鱼,来到了卫生所,将那盘菜放在了所长的面前,跟着所长说道;“所长,刚才你说,没有证据报警也没有用,但是我现在告诉你,证据我找到了,我还知道是谁做的,现在可以报警了吧?”“那你说说,这件事情谁做的?”所长在边上,整理着资料,冲着杨修问了起来。

  “还能有谁,村长的侄子,刘大强啊。

  ”杨修脱口而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所长讲了起来。

  很简单,村长的侄子,也就是刘大强,是之前学校的厨师,但是因为一些事情被校长辞退了,刘大强怀恨在心,就想要趁机报复一下,所以才会在菜里面投毒,杨修觉得这个刘大强,想得还真周全,这样做不但报复了学校,更是报复了自己,杨修能想到的,就是村长可能也知道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暗中唆使溜达啥那么做,都有可能。

  “所长,报警吧,这种人太可恶,太阴险歹毒了,这次他只是放甘草,下一次说不定就会放老鼠药了。

  ”杨修催促着所长报警,一是为了给村长她们一家,来一个下马威,而是给孙萌萌讨回一个公道。

  “所长,这件事情,与我们卫生所无关,而且单凭这一己之词,也不能判断这是人家大强投的毒,很有可能是那厨师,不了解那些菜跟那些菜,吃了会引起中毒呢?”边上的医生杨智,插话道。

  这个杨智,杨修见过几次面,要是记得没错的话,杨智是刘大强的同班同学,而且两个人似乎关系还不错。

  “你是什么意思,现在证据确凿,再说了,那个大叔是个厨师,老师们没有特殊要求,不会往里面放中草药。

  ”杨修在边上,跟着那个杨智就反驳了起来道。

  “即使是这样,那也顶多是食物中毒,哪里构成了投毒?”杨智明显是着急了,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

  “呵呵,大强无缘无故往人家的菜里,加入了甘草,现在孙老师和那些学生,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还构不成投毒?”杨修也是气啊,跟着杨智就争论了起来。

  本来杨修还好奇,到底是谁教会大强,往孙萌萌的菜里加入甘草,会使人中毒,现在看到杨智这个情况,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加上他跟刘大强的关系,杨修现在可以百分百肯定,是杨智告诉刘大强甘草能致人中毒。

  “好了好了,你们停一下。

  ”所长在边上打断了她们的话语。

  杨修懒得跟他们继续说下去,愤然离开了原地,看到了边上的周玉,跟着她就问了起来;“孙老师呢?她在哪?”“孙老师刚刚洗完胃,现在正在休息室休息呢。

  ”周玉看到杨修气呼呼的模样,有些好奇,跟着他就问了起来道;“修哥,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一个狗腿子。

  ”杨修说这话,然后,拿出了手机,但是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就跟周玉问道;“你手机呢?给我用一下,我报个警。

  ”周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杨修生气的模样,也不敢多问,就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递给了杨修。

  杨修拿着周玉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但是打了两三个,怎么也打不通仔细一看,发现那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周玉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着杨修解释道;“这是外地卡,我一直没有时间换。

  ”“算了,我还是找其他人借吧。

  ”杨修又打了几次,都没有打得通,只好将手机,还给了周玉,然后,径直的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孙萌萌看到杨修进来了,就要起身,杨修急忙走了过来,跟着她说道;“你别动,好好躺着。

  ”(上门女婿的三姐妹)“谢谢你,杨医生,你又一次帮了我。

  ”孙萌萌跟着杨修道谢了起来。

  “你没事就好。

  ”杨修谦虚了一句,然后,跟着孙萌萌说起了,她中毒的原因,还将调查到的结果,跟孙萌萌说了起来。

  “你是打算报警吗?”孙萌萌明白了过来,跟着杨修问了起来道。

  “当然了,像这种阴险的人,就应该进劳.改所,劳.改个十年半载的。

  ”杨修在边上,愤愤不平了起来。

  “修哥,村长找你。

  ”周玉走了进来,喊着杨修。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过来,好好帮你缓解一下。

  ”杨修跟孙萌萌说了一句,起身走出了休息室,到了卫生所的门口,看到了村长正站在那里。

  “小杨,你没有报警吧?”村长看到杨修第一句话,就问了那么一句。

  “你来得很及时,我刚想报警,就被你叫出来了。

  ”“小杨,大强他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他的脾气,他就是心里气不过,你别报警了好吧,就当做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你看怎么样?”村长怕杨修不答应,急忙跟着他说道;“你不是想要进卫生所吗?我明天就让阿尚给你弄行医资格证,有了行医资格证,你就可以进卫生所,你别报警行不?”杨修了村长的为人,就是个出尔反尔的货,上一次说给孙萌萌看病,他就给杨修弄个行医资格证,但是一直迟迟都没有见他实事求是的去办,而且现在他的侄子大强,更是投毒给孙萌萌的,不管怎么说,都不能就这样算了。

  而且,杨修有些忌惮刘大强,听说他在外面认识有做很生意的人,现在杨修跟村长家,基本上闹翻了,所以现在对于杨修来说,刘大强就是一个祸害,现在只是想要陷害自己,到时候,不知道会用什么法子对付自己,所以绝对不能跟村长妥协。

  “你说的话,就跟你放的屁的一样,表须臾无,再说了,你侄子干那么缺德的事情,不给他长点教训,不知道下次会不买耗子药来毒人,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杨修一口就拒绝了起来,村长听到了杨修的话语,气的浑身抖擞。

  “杨修,我告诉你,你别不知好歹,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报警,我让你这辈子都进不了卫生所,我还会让你在这个村子混不下去。

  ”村长气急败坏的,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

  

新婚之夜当我第一次看到张程的下面时,我甚至有些反胃。

  但奇怪的是,我的身体在张程的拨弄之下,居然敏感的有了反应,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的身体——原来我如此渴望被男人疼爱。

  我开始期待面前这个我爱的男人能和我彻夜缠绵。

  那天晚上,我们折腾了很久,可是张程无论如何都没有反应,我的热情也渐渐消减了下去。

  张程很难过,我抱着他安慰了很久,告诉他哪怕没有性生活我们也能很好的生活在一起,更何况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总有一天能够治好他的隐疾。

  他因为我的话感动了很久,更是发誓会一辈子对我好。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于是,我的无性婚姻也从那天开始了。

  张程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对我很好,我也一直享受着老公对我的宠爱。

  可是,我忘记了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会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那是个夏天,上完最后一节晚课之后,我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其他老师已经下班走了,我也准备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学校突然停电了。

  在恐慌之中,我突然感觉到我的背后传来了响动,一个高大的男人贴近了我的身体,他的呼吸似乎就在我的耳边。

  我想要大叫,男人立马就捂住了我的嘴巴,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后面被一支炽热的东西碰上了。

  我也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立马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东西。

  我感觉自己面红耳赤的,我拼命的挣扎着。

  可是我的力气又怎么能比得过一个成年男子呢?我被死死的禁锢在他的怀中。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捂着我嘴巴、揽着我腰的男人有多么渴望。

  他咬我的耳朵,在我的脸颊吹气,透着衣服的面料我都能感受到滚烫的温度。

  我害怕极了,但同时心里竟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奇妙的接触让我止不住腿软,全身都开始酥麻起来。

  我死命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叫人羞耻的叫声。

  我是一个有老公的女人,在面对一个陌生男人这样流氓的举动时,我应该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可是自从与老公结婚后,我哪里体会过男人的温柔。

  我只是个女人,需要男人的宠爱!于是我放缓了抵抗与挣扎,感受着我后身传来滚烫炽热的触感。

  我甚至不知道我身后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模样,但正是这种神秘感,更让我的身体受到了刺激。

  身后的男人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他伸手就撩我的裙子。

  紧接着,就在我的贴身内饰上疯狂地找寻着只有女人特有的敏感区域。

  厚大的手掌带着温度,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他的手指在我的身上灵活的撩拨着,我原本就酥麻的身体,更是有些站不住了,白皙的皮肤上都泛起了一阵红光。

  在我险些快要沦陷的时候,我脑海中浮现出张程往日里对我的照顾,想起他对我的百依百顺,又想起结婚这么久以来,他从来没对我发过脾气,我清醒了一些,抓住男人的手想要让他停止自己的行为。

  谁知他并不理会我的反抗,反而越发无耻地将手伸进了我衣服的里面。

  当他察觉到我早就有了一个女人该有的反应时,他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加快了几分。

  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要燃烧起来。

  在黑暗中,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自己轻微的叫声,以及躲在我身后,抱着我的这个男人粗重的呼吸。

  男人听起来也越来越兴奋,他靠近我的耳边,吹着热气问我:“你想不想要?”我感觉到他的那里传来滚烫的热度,简直要将我灼烧掉。

  我的心好像要从胸口跳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成型,这种压抑而不能释放的感觉快要把我逼疯了。

  我想尖叫呐喊,我需要正常的夫妻生活,需要解决我的生理需要。

  可是和张程结婚快有一年多了,我从未在张程的身下感受到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我仍然保留了身为女人的第一次,如果被外人知道了,这将多么可笑。

  这一年多里,每次当我有需要的时候,我就只能偷偷的抚慰自己,可是这哪里比得上一个真正的男人?我压抑了太久,我也明知道是自己的老公不行,但我也怕伤了老公的自尊心,所以这么久以来,我都忍住了一个年芳正好的女人的寂寞。

  长时间的压抑在我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让我差一点就克制不住自己那可怕的念头……“谁在里面?”突然,门口亮起了一阵光,吓得我身后的男人立马松开了我,躲到了黑暗之中。

  我转过头,透着月色一看,原来是我们系的教导主任孙涛举着手机闪光灯站在门口。

  “原来是王茜,你怎么还没走?”“孙老师,您怎么也还没走?”“噢,刚刚电路跳闸了,我去看看,马上就走。

  ”孙涛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跳得很快,如果不是刚刚孙涛的出现,刚才我可能就顺从了那个男人,我的理智瞬间恢复,为我刚才的行为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耻。

  

伍苇静是个有经验的医生,她知道分寸,白他一眼说:“没事,最多有点挫伤。

  ”说完愤愤然跟他说:“活该,谁让你乱来。

  ”卢畊弘是彻底清醒了,不好意思的跟她说:“我是见你太漂亮了,我忍不住。

  ”“又胡说八道了。

  以后你再跟我说这样的话,看我还理不理你。

  ”伍苇静虽然说这样的话,卢畊弘却没感觉到她在生气,但也不敢造次,低着头说:“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伍苇静气愤打他几下说:“你没事了,不用看医生了。

  现在我基本可以确诊,你这就是心理问题。

  只要你找到喜欢的女孩,就不会再有问题了。

  到时候你想跟谁就跟谁,包管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真的假的?”卢畊弘不是很信。

  “你找到喜欢的人不就知道了。

  ”听伍苇静这么说,卢畊弘脱口说道:“我喜欢你啊!”“你……”伍苇静被他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被他深情看着,渐渐就平静下来了,叹口气跟他说:“我去问问小米愿不愿意跟你交往吧,你等我电话。

  ”说完不敢再呆,出门就走。

  卢畊弘虽然喜欢萝莉,但还不至于见到萝莉就想弄到手,忙拣起裤子边穿边追出去想解释,谁知一出门正好见到她跟一个男的撞到一块,她哎呀叫着往地上摔,卢畊弘忙冲过去扶住,骂那男的说:“你瞎呀?没见到有人吗?”卢畊弘这有点蛮不讲理了,现场都没看到就瞎骂,他主要是太着急在伍苇静面前表现了。

  那男的原想道歉的,被卢畊弘惹恼了,眉头一竖正要骂人,突然怔住了,在卢畊弘脸上打量一会儿,试探着问他说:“哥们,你是不是姓卢?”卢畊弘诧异点头说:“对啊!你认识我?”那男的身材瘦削,一副没精没神的样子,衣着打扮流里流气的,看着眼熟,卢畊弘却想不起自己在哪见过他。

  “哈哈!老同学,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是郑志。

  ”卢畊弘搜肠刮肚的想,终于眼睛一亮说:“是你小子呀!这么多年不见,我都不认识你了。

  ”初中同学也是同学,卢畊弘倒没有因为学历而小瞧他,只是这货初中没读完就出去混社会了,卢畊弘跟他不算熟,热情都是装出来的。

  寒暄过后,他眼睛发亮的盯着伍苇静瞧,问卢畊弘说:“这位是嫂子吧?”这话可怎么答?自己跟伍苇静是从同一间房里出来的,自己又只穿着裤子,略一犹豫,卢畊弘硬着头皮尴尬的说:“对啊,这我老婆。

  ”说着他把伍苇静搂过来了。

  伍苇静略微一挣没摆脱,只好白他一眼强撑笑容跟郑志说:“你好!”卢畊弘见她没有拆穿自己,顿时一乐,正要趁机再吃点豆腐,她却不给机会,高跟鞋踩下,卢畊弘疼得跳脚时她一声冷哼走了。

  郑志憋着笑等伍苇静走远才小声问他说:“小两口闹别扭呢?”卢畊弘正要吹牛,他手机响了,看一眼屏幕后挺着急的跟卢畊弘说:“我这有点事,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

  你手机给我。

  ”他接过卢畊弘的手机拨了他的号,拍拍卢畊弘肩膀就跑了。

  卢畊弘对重遇郑志兴趣不大,回房回味着伍苇静在时的感觉,心里很是激动,想着她肯定是对自己有感觉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对自己做这样的事。

  女医生给男病人治病会用这种方法,这种话鬼都不信。

  他本来想留在酒店过夜的,谁知公司有急事叫他回去,说一个大单出了纰漏,需要他跟他的团队连夜补救。

  这一忙就忙到了深夜,疲倦时他扫一眼坐他旁边的女同事翟晓莉的大腿,想到在酒店时看到的伍苇静裙下露出的美腿,他无意识的露出幸福笑容,却是吓得翟晓莉拉了下裙摆遮住,仿佛怕他扑过去一般。

  卢畊弘干咳一声跟她说:“要不你回去吧,剩下的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你孩子还小,不能整夜见不到妈妈。

  ”其他人都忙完离开了,现在公司里就剩他们两个人收尾,卢畊弘猜她挺怕自己的。

  “这样好吗?你真的可以?”翟晓莉有点犹豫。

  卢畊弘说:“走吧。

  打不到车你就让你老公来接你,注意安全。

  ”……忙到天擦亮才完事,卢畊弘趴下睡没多久就被喊醒了,公司副总洪韬那死胖子催他说:“你赶紧把策划案给天祥送过去,他们老总快上班了。

  ”卢畊弘诧异道:“我去吗?这案子不是我的。

  ”“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这案子虽然不是你的,但之前失败的案例是经你手修改的,胡伟明没你了解情况,你去说比较好一点。

  ”这话卢畊弘赞同,老早就说胡伟明不行了,可他是洪韬的小舅子,搞砸了才叫卢畊弘跟进的,这事卢畊弘还窝着一肚子火。

  卢畊弘赶到天祥的时候,因为着急,进电梯的时候撞到个女人,卢畊弘跟她道歉,她冷冷瞥卢畊弘一眼没说话,卢畊弘看她挺眼熟的,但没时间想她到底是谁,只知道她挺高的,身材也好。

  那女人一直掩着鼻子,熬通宵又没洗漱,卢畊弘知道自己身上味重,挺尴尬的。

  那女人站在卢畊弘前面,穿着裙子,体形挺美的,熬了个大夜,卢畊弘居然还有劲,他对自己看到穿裙子的女人总会幻想伍苇静而感到无语。

  就在这时,进来一堆人,电梯里一下子变得拥挤,推挤之下那女人撞到卢畊弘身上,卢畊弘都特意躲了,还是没避开。

  那女人感觉到了不适,回头往下看,卢畊弘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看她,只听到一声冷哼,卢畊弘都想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伍苇静的治疗起效果了,卢畊弘感觉自己现在不容易颓了。

  那女的受不了老被人挤到卢畊弘怀里,半路就下去了。

  尴尬解除,卢畊弘上到楼层后,在厕所里缓了一下才找他们的负责人陆胜今,一个四十来岁,戴着小眼镜,长相斯文的西装男。

  在做一对一讲解的时候,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女人说:“老陆,一会儿你去一趟甄希,争取尽快把事情解决了。

  这事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会对我们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

  ”卢畊弘都震惊了,一直盯着那女人看,她居然就是自己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

  最神奇的是,卢畊弘终于记起她是谁了,她正是伍苇静找来给自己治病的小菇,自己早该认出她的大长腿了。

  这也太吓人了,一个出来卖的,白天妆容一变就成了职场女强。

  难道她做那一行跟接伍苇静的活是为了体验生活?那也太作贱自己了吧?伍苇静知道她有多重身份吗?因为穿着跟气质都不一样,昨晚的小菇见人总是笑嘻嘻的,一副轻浮样,而面前的小菇不苟言笑,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卢畊弘之前才没认出她来。

  现在认出了,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也不敢贸然跟她打招呼。

  小菇跟陆胜今交代完事,终于注意到卢畊弘了。

  见卢畊弘在盯着她看,她眉头就蹙了起来,应该是认出卢畊弘来了,开口却是问陆胜今:“他是谁?你们在聊什么?”这陆胜今跟卢畊弘就职的公司的副总洪韬有私交,要不是胡伟明弄的那东西太难看,他也不会打回去。

  现下的机会,说白了就是靠交情在撑着。

  所以被问时陆胜今也有点慌,忙说:“哦,这是蓝色闪电的设计师,我们聊的是宏文的策划案。

  之前那一版你不是说不行吗?我让他们赶了另一个版本出来,应该没问题了。

  ”小菇可能只是认出卢畊弘是电梯里的人,没认出卢畊弘昨晚跟她碰过面,或者说她不想承认昨晚的事,所以她一副看卢畊弘不顺眼的模样,直接说:“换人吧,不用看了,他们做的案子简直连边都没沾上。

  临时赶出来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扔了吧。

  ”卢畊弘忙了个通宵赶出来的东西就这么被否决了,刚刚陆胜今还说不错呢,所以他很是不满,站起来说:“小……这位……老总。

  ”他本来想叫小茹的名字的,想到她可能不想暴露身份,所以临时改口,觉得她的职位应该比陆胜今高,于是叫她老总:“你看都没看过我的案子,怎么能这么草率就下结论呢?”卢畊弘挺生气的,着急之下口水都喷出来了。

  小菇皱眉躲开一步,一声冷哼说:“人品有问题的人的东西我一概不要。

  你走吧,别逼我叫保安。

  ”卢畊弘差点没气爆,她这是报复自己在电梯里对她不敬还是想掩盖身份的暴露才这么着急赶自己走?被陆胜今推着往外他犹自愤愤不平:“我说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为我得罪过你就否决了我的能力吧?公归公,私归私,我可以为电梯里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划案再决定要不要?”卢畊弘觉得更可能是因为昨晚自己让她丢面子她才这样对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说,卢畊弘怕惹怒她。

  不过想想又不太可能,因为她昨晚是笑着走的,没看出有多难堪。

  女人心,海底针,卢畊弘对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点抓狂。

  (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卢畊弘话音刚落,小菇过来“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说:“道歉就免了,现在咱们扯平。

  既然你觉得我公私不分,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

  ”说完她跟陆胜今说:“你给蓝色闪电打电话,我不管这个人是谁,你告诉他们,如果想要我采纳他们的案子的话,就把这人炒了,否则没得谈。

  ”说完她就走了。

  卢畊弘整个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楼下都还是懵的,心说,难道她没认出我是昨晚她帮忙治病的人?如果认出来的话,看在伍苇静的面子上,她不应该这样对我才对啊!洪韬给卢畊弘打电话,逮着他就是一顿骂,叫他回公司谈话。

  毫无意外,相比起一个几百万的单子,卢畊弘这个设计部的小组长就是个屁,他被扫地出门了。

  怎么解释都没用,卢畊弘给气的,当场就杀过去了,想跟小菇摊牌,看她是真没认出自己来,还是有意跟自己为难。

  谁知他已经进了天祥大厦保安部的黑名单,保安拦着他不让进。

  憋了一肚子火,卢畊弘就在附近找了个饭馆吃饭,打算跟她耗着,等保安换班再溜进去,压根不考虑向伍苇静求助。

  结果他越吃越气,忍不住叫了瓶酒,然后越喝越多,最后睡过去了。

  一夜没睡,酒劲一上来,会这样一点都不奇怪。

  卢畊弘醒来一看天都黑了,着急出去看天祥楼上,幸好小菇办公的楼层还亮着灯,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酒劲还在,卢畊弘脑子一热就不管了。

  观察了一下,正好抓到个机会,他就溜进去了。

  坐电梯上去,他运气也是好,电梯一停,门打开,他见到外面站的就是小菇。

  他们双双一愣,小茹见卢畊弘杀气腾腾的,大概也猜到他是来做什么了,正要逃跑,却被他扯进了电梯。

  卢畊弘把她逼在角落里,质问她说:“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针对我?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你凭什么叫我老板炒我鱿鱼?”卢畊弘非常介意被一个生活靡乱的贱人捉弄。

  小菇被卢畊弘握得手都白了,她挺害怕的样子,缩着肩膀,出口却很强硬:“你想干嘛?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报警了。

  ”她摸出手机要打电话,被卢畊弘条件反射的冲动反应给扫落在地上踩碎了。

  电梯在下行,卢畊弘恶狠狠的瞪着她说:“一点面子都不给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记得昨晚的事了?”“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她一脸懵的看卢畊弘。

  卢畊弘听到这里稍微好受一些,提醒她说:“花园酒店,你不记得了?我就是那个你给治病的人,我还记得你大腿侧有颗痣。

  ”说着卢畊弘伸手去掀她裙子,谁知吓得她疯狂的尖叫起来,猛的推开卢畊弘吼:“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这是犯罪。

  ”

老马转身看了一眼身后,保安们往后躲了躲,再看过去的时候,老马已经不在门口,门被推开了,地上是他们准备的面粉和水,看来老马中招了。

  这个时候,保安室里面穿出了一阵喊叫声,保安们的脸上笑嘻嘻,想着老马把里面的机关全都触发了,他们现在要进去收拾他了。

  “我就说这小子肯定要中招的。

  ”“一会进去咱们把这个布袋套在他的头上,然后咱们……”“放心好了,一会我肯定会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知道咱们手里棍子的厉害!”一群人走进了保安室,刚一进去,一声惨叫声传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其他人的惨叫声,他们踩中自己的设置的机关,老马在门口看的津津有味,这真的是恶有恶报呀。

  “老马呢,他人呢!”“不知道呀,没看见呀!”“好小子,竟然敢耍咱们,今天非得整死他,!”这个时候张德才正在往保安室走来,他心里还是有担忧的,他怕他们下手太重了,等下把老马弄废了,可就不好交差了!老马看着走来的张德才,心生一计,今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整整这些人,这个队长虽然没有主动来整自己,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不行的。

  当张德才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老马捏着鼻子喊了一声:“老马在这里!”里面的保安一下子鱼涌了出来了,这个时候张德才刚好走到门口,他们直接一下把不带套在张德才的脑袋上。

  紧接着就是一顿暴揍,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张德才没有任何防备,被他们摁在地上一顿暴揍,嘴里喊着:“是谁,要是让我知道了放不过你!”“放不过谁,你别以为你是林经理亲自雇来了的就可以横行霸道!”“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怕是不知道你候三爷的厉害!”“我今天不打死你,妈的,老鼠夹夹的老子脚趾都快要断了!”棍子和脚如雨点一样落在张队长的身上,老马靠在一旁看着这场戏。

  “我不是老马,我是你们的张队长!”“你是张队长,我就是玉皇大帝,天王老子!”“呦呵,还知道我们队长姓张呀,可惜了你可能见不到我们队长就得滚蛋了!”“猴哥,你看打的怎么样了,兄弟们的手都累了!”“差不多了,咱们对着他来个那个……”其他人心领神会的笑了笑,保安室这边基本没有人往这边来,所以他们闹了这么久都没有人知道。

  保安们开始解开的他们腰带,准备把自己的宝贝给掏出来。

  “猴子,你大爷的,我是你张哥!”“这声音……张哥,真的是你们吗?”“猴子,不是你张哥还能是谁,还不快点把我放出来!”“是张哥,是张哥!还不快点把袋子给扯了!”张德才这才得以重见天日,不过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头就像一个大猪头一样,刚好和他的隆起的肚子一配,和一只猪没有两样。

  “猴子,你他娘的厉害呀,还天王老子,看来我这个小庙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不不不!张哥,刚才真的是误会,我还以为是老马呢!”猴子现在慌张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误会,我怎么会误会呢,您这么厉害对不对!我怎么敢误会您呢!”“张哥,你千万别这么说,小弟我这受不起,小弟给磕头了!”说完,猴子就跪在地上给张德才磕头,旁边的几个年轻保安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你还好意思笑,你们一个个平时叫你们干活,推三阻四的,今天打起人来力气还挺大的!”其他人默默的低下头不敢说话,生怕一句话就让自己的饭碗保不住!“看着我干什么!一个人五百个俯卧撑,做不完今天别吃饭了!”“啊!”众人只好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这个时候老马过来了。

  “张队长,我来报道了!”张队长转过身看向老马,老马被张德才吓的往后退了两步。

  “张队长,你这是怎么了?”“没事,不小心摔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样下班你跟我走,家里有药,专门治这种跌打损伤的,效果很好,用了三次立马复原,而且下次还更抗揍!”“不用了,谢谢你了,我回去用点冰敷就好了,桌子上的表格你填一下,明天开始正式上班!”“张队长,这……”老马指着在地上做俯卧撑的人说道。

  “他们体力太多了,我让他们锻炼锻炼的。

  “这样哈,那不行,兄弟们都锻炼了,我怎么能不断练呢!””老马也趴了下去,开始做俯卧撑,做的时候忍不住一直咳嗽,老马没有做几个,张队长说道:“那个老马呀,你不用做了,让他们继续做就行!”“好的,队长。

  ”“不好意思了,我不能陪你们做了,下次有机会咱们一起做!”其他人气的牙痒痒,这个老马实在太气人了,竟然在这里幸灾乐祸,要不是因为他自己我不会队长给误会了。

  “张队长,我填完了,没事的话我走了!”“你走吧。

  ”“你们看什么看,都给我做俯卧撑,做完了回去写三千字检讨!”“啊!”保安们纷纷的低下了头!心里对老马也算是恨的不行。

  “张队长,要不要一起走,去我那里拿点药用,我的药效果很好的!”“好了,老马我谢谢你的好意,你可以走了,明天按时来上班!”张德才的心里有点讨厌老马,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可能被自己手底下的人打。

  老马心中笑道,就你们几个小子还敢跟我斗,我几十年的饭不是白吃的。

  老马想着自己住在林菲菲家也不能光住不干活呀,而且人家还给自己找了工作。

  老马一个人瞎晃悠到了农贸市场,他准备买点菜,等下回家给林菲菲做一顿饭。

  在农贸市场逛了几圈,老马惊呆了。

  平常自己在家里都不吃的东西,在城里竟然卖的这么贵,看来城里的口味真的不一样呀。

  老马买了鱼、虾,这一下采购花掉了他在村里半个月的生活费。

  老马买完东西,看一下时间,林菲菲好像下班了,他寻思了一下,干脆自己去接她下班吧。

  林菲菲工作的幼儿园离的不远,不一会老马就走到了幼儿园。

  幼儿园门口站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在旁边停了好几辆豪车。

  老马一打听才知道,这幼儿园是市里最好的一个幼儿园,在这里面孩子家里非富即贵,都是有拳有势的人。

  老马的穿着在这里面非常的突出,几个贵妇人看见老马,眉头紧锁,捂着嘴往后退去。

  “这幼儿园是怎么回事,怎么收破烂的孩子也在里面读书。

  ”“就是,你看他手里提的东西,那都是什么破烂呀!”老马听着他们嘴里说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一会,幼儿园放学了,孩童们在老师的指导下一个个走出了幼儿园。

  老马站在后面,等这些人走了,自己再过去找林菲菲。

  “老不死的,快来背我!我要骑马!”老马顺着声音看去,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正指着一个老人说道。

  看样子,老人应该是那个孩子的爷爷,旁边还有两个中年人,应该还是孩子的父母只见老人趴在了地上,然后五岁的孩子爬上老人的后背,然后用手拍打着老人,嘴里叫喊着。

  “老不死,爬快点!”老人步履蹒跚的一步一步往前面爬去。

  孩子的手拍打着老人的头,嘴里的脏话不断。

  忽然,孩子爬了下来,伸见去踹老人,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天天的吃我家的,还爬的这么慢,今天晚上别吃饭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老马不敢相信这个话是从一个五岁的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

  老马看不下去了,他把买来的菜放在了一旁,然后走了过去。

  “孩子,你不能这样!”老马伸手抓住了孩子踢人的脚,两个中年人惊了一下。

  小男孩看了一眼老马,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老马想自己也没有用力呀,这孩子哭什么。

  “老公,这个收破烂打咱们孩子!”“哪来的收破烂的,敢打我的儿子!”话音未落,中年男子一脚踹了过去。

  老马往后一闪,躲开了中年男子的脚。

  “哪里来的收破烂的,敢打我的儿子,信不信我让你进局子里待几天!”老马没有在乎他的说什么,义正言辞的道:“你没有看见吗,你孩子那样对一个老人!”“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你的父亲吧!”“你父亲把你养的这么大,你让你儿子骑到你父亲的身上,你还有良心吗?”中年男子被老马气的脸上的肉都在颤抖,骂道:“你个乡巴佬,我家的事轮不到你管!”“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此时,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幼儿园的园长和老师也赶了过来。

  “郭主任,发生什么事了?”幼儿园的园长一路小跑着过来。

  “冯园长,你们幼儿园的安保可不行,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过来捡破烂!”冯伟看了一眼老马,立马变了脸色,喝道:“你是哪里来的收破烂的,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我看还是不要在这里上学了,这地方能教出什么东西,捡破烂吗?”周围的家长也开始议论纷纷,冯伟喊道:“保安,把这个人给我拖出去!”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跑了过来。

  老马看着走过来的保安,心里暗笑一声。

  “就这么几个人,还要跟我打!”中年轻蔑的笑了一声。

  “就你这么个老骨头,打你就捏死一个蚂蚁一样!”几个保安围着老马,谁的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就这么一个老头。

  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候,林菲菲出来了。

  林菲菲本来还在里面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忽然听同事说外面发生了一些事,围了一圈人,她也跟了过去看看。

  林菲菲一眼就看见了老马,便走了过去。

  “园长,他是我的叔叔!”“马叔,你怎么来了!”“我来接你下班的,就是遇到几个畜牲,所以就这样了!”林菲菲自然是知道老马说的畜牲是谁。

  “菲菲,你先回去吧,这些事我来处理!”“马叔……”中年男子看见林菲菲的时候,眼神一下变得猥琐,盯着林菲菲看。

  “林老师,你说什么,他是你的叔叔!”“嗯!”“这……”冯伟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觉得你们还是人吗,对自己老父亲尚且如此,要是别人呢?”“你们就是需要被人教育,好好的教育!”“你们看看,这里的老师竟然和这个捡破烂是亲戚,不知道这老师有没有暴力倾向!”“是呀,我家要不还是转学吧!”冯伟急得满头大汗。

  “林老师!”那个小男孩跑了过去,把脑袋贴在林菲菲的肚子上不断的蹭。

  “小杰,你干嘛呢!你妈在这里!”中年男子换了一副脸面,一脸淫笑的看着林菲菲。

  “张主任,要不这样吧,这件事是我们幼儿园的错,我们承担责任!”“冯园长,这件事不是这样说的,我看林老师也是一个人美心善的老师,估计这也是她家的穷亲戚,我们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看,小杰那么喜欢林老师,我们也得给林老师一个面子!”中年男子心里想着,这个小子还真是亲儿子,就知道往女人的身上蹭。

  “你说什么?”中年女子狠狠的掐了一下男人,男人忍着痛疼,笑着道:“冯园长,这件事我就看在林老师的面子上,就这样算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冯伟算是松了一口气,道:“菲菲,你还不过来跟张主任道谢。

  ”林菲菲牵着小孩子,走到了张于的面前,道:“张主任,今天真的抱歉,我这叔叔第一次来城里,有些事还不懂,今天冒犯你了,对不起!”“林老师,没事!”“这是我的名片!”张于拿了一张名片给林菲菲,林菲菲笑着收下了。

  “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关于教育孩子的问题,我还得多请教请教林老师!”“张主任客气了!”“小杰,快跟爸爸妈妈回家吧!”“我不,我要跟林老师回家,跟林老师一起睡觉!”中年女子脸气的发绿,一把扯着小男孩的耳朵,骂道:“不想回家睡,你滚到大街上去,跟你爸去乞丐堆里睡。

  ”“你是不是又犯病了,又开始乱咬人了,快回家吧!”张于一把抱起孩子,朝着自己的车(故事网)走去。

  不一会,人就散的差不多了。

  “菲菲,刚才马叔……”“没事的,马叔!”“没事!”“你知不知道!”“要是刚才张主任真的追究的话,你就不用在这里干了!”“今天晚上回去给我写五千字检讨,明天给我!”冯伟气的转身离开了。

  “菲菲,都怪马叔,乱管闲事,害的你还要写检讨!”“没事的,马叔!”“咱们回家吧!”“哦!对了,我还买了菜!”老马这个时候才记起来,走到刚才放菜的地方,发现菜都没了,只剩下几个塑料袋!老马尴尬的站在那里!“马叔,走吧,咱们去买菜!”晚上,林菲菲吃完饭以后,坐在房间里写检讨。

  房门被推开了,老马走了进来,看着正在写检讨的林菲菲,心中一阵酸楚。

  “马叔,有事吗!”林菲菲感觉后背有凉风进来,转身一看,老马站在门口。

  “菲菲,哲鸣什么时候回来呀!”“哲鸣后天回来!”“嗯!”老马转身出去了,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久久不能昧。

  第二天一早,老马起床准备了早餐,然后就出门去上班了。

  老马来到了万盛集团,刚一进大门,昨天的那个几个保安就过来打招呼了,一口一个马哥的叫着。

  老马看着这些个城里人,还管自己叫哥,真的是太舒服了。

  老马走进保安室,往里面一坐说道:“我今天需要干什么?”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436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776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3697.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709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126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356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602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a.aspx?5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