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撕 逼,新手必看

女人略作思考后给了一个很一般的答案,但是我还是欣然接受了,因为她刚才思考的样子真的很美。

  “谢谢姐!那我以后就叫小一了。

  ”“看你不像这一行的人,为什么会入这一行?”女人不经意一般的问题让我陷入了恍惚,好不容易选择性忘记的事情让我的胸口有一次被酸楚填满。

  “因为钱,我需要钱。

  ”女人沉默了,过了半晌她才轻笑着摇头,明明很美的动作却带着些许哀伤的味道,我知道,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钱啊!谁会不需要呢?不过这东西真的就那么重要吗?”“不需要它的时候总觉得它就是个祸害,需要的时候它就像是你的命。

  ”我笑着给出了我认为的答案,因为这就是我的亲身感受。

  女人笑面如花的看着我孜孜称奇道:“不愧是熊姐能看上的小伙子,果然调调就是不一样。

  ”一提起熊姐,我的头皮还是忍不住的发麻,虽然我能接受用这种方式挣钱,但是滋味着实不好受。

  “姐,你准备来个什么价的?”我笑着递给她价格牌,刚才不经意的回忆让我有些难受,不过再怎么样我也是来挣钱的,与其陷入在回忆的伤痛里,还不如埋头苦干挣钱还债。

  “熊姐可是推荐让我来玩点刺激的,你告诉我熊姐玩过的花样是个什么价?”女人玩味的对我挑了个眉眼,看的我的心脏一颤,险些沉陷了进去。

  在会所一般都是按个摩推油之类的,然后用手,只有很少的机会才会出现上次熊姐对我那样的事情,当然如果客人非要这么要求的话,那只能单独和我们这些公关技师协商了。

  “我……这个……”女人的这个问题还真把我问住了,我也不知道这应该是个什么价格。

  而且,我心里其实也有点想和这个女人玩点刺激的想法,毕竟她这么漂亮,如果玩的上火点说不定我们俩还能发生点什么。

  “算了,不逗你了。

  今天我没那种心情来虐待你,那个一会再说,过来陪我说说话吧。

  ”女人娇媚的轻笑了一声,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小沙发让我坐下。

  “诶,好嘞。

  ”我有些小失望,看来我的打算事泡汤了。

  不过也没办法,客人的意愿我们必须遵从。

  “今年我三十四了,马上要四十了。

  你可能不信,我这么大的岁数连个孩子都还没有。

  ”女人率先打开话匣子,就好像这里是酒吧一样和我谈心。

  “姐你哪里有老了?看上去刚到二十!”我笑着陪道,我说的可是真心话。

  “就你会说。

  ”女人白了我一眼,嫌我打断了她的回忆。

  “对了!我有故事,你有酒吗?”女人忽然俏皮的看着我问道,我起初还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立马将桌上的菜单递过去。

  会所要酒还能是干什么,而且别说酒这种东西在会所那可是翻好几(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倍的,我能拿到的提成也不少。

  女人挑了一瓶度数不小价格也不菲的洋酒,这酒的度数不小,我喝了两杯就有些上头了,而女人的眼神也有些飘忽,仿佛陷入了回忆。

  “你刚才说的挺对的,钱这东西确实就是这样,需要的时候它就像你的命。

  你知道吗?我从上学那会就是学校公认最美的女人,那时候家境不好,于是我就变成了一个拜金的女人。

  因为我发现只要我动动嘴动动腿,就有无数的男人为了我花钱。

  ”“为了钱,我放弃了那个陪伴了我整个青春的男人,即使他当街跪在我面前我也丝毫动心。

  ”女人一口干了半瓶洋酒,已经有些多了。

  她的眼泪忽然无法抑制的流出,仿佛又变回了当时那个清纯的年代。

  “抱抱我好吗?”女人带着水光的眼神看着我,这我根本无法拒绝。

  我就像年少时青涩的少年,将女人抱在怀里,而她也靠着我的胸膛抹着眼泪。

  我知道她只是喝多了在我这里找些安慰,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对她产生了同情心,因为我现在比起她曾经也好不到哪去。

  “当年他就喜欢这么抱着我,他说这样就像抱着全世界。

  ”女人带着笑意痛哭,而我则忍不住的为她抹去眼泪。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只想这样抱着她听她诉衷肠。

  “可是我还是离开了他,我选择了一个富二代,然后又顺着他勾搭上了他爸,现在我是他的后妈。

  你说我是不是很下贱?”我轻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晃动着身子就像哄孩子那样。

  要说下贱,我觉得我也差不多,世上这样的人也不少,但大多都是生活所迫。

  “不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不是所有人都会真的去追逐利益和金钱。

  ”听到我说的话,女人瞬间泪奔,哭的就像个孩子一样让人心痛。

  “因为我爸得了癌症!为了钱我只能选择变成这样的女人!可是我能怎么办?他能拯救我爸的命吗?”女人就像是在为自己解释一样的喊着,抓着我的胸膛,仿佛把我当成了那个陪伴了她整个青春的男人。

  我知道她是喝醉了,可是我就像这么抱着她,因为我曾经也是这样抱着陈瑜的。

  “他不能,但是谁也不能,能救我爸的只有上帝。

  ”“是啊!那是癌症,就算有钱也只是维持我爸的性命。

  可是你知道吗?”“我爸临死前告诉我,我这样只是让他延长了痛苦而已,还不如死了划算。

  自己的女儿去傍大款,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女人哭着笑着,那哭声让人心碎,那笑声是那么绝望。

  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无法评价任何人的一生,因为我现在也是这么的下贱。

  “在我爸死后,我听说了那个被我甩掉的男人要结婚了,而且很幸福。

  在结婚的时候他们连房子都没有……”“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心痛吗?他是那么一个性子软的人,是那么一个会把心爱的女人宠坏的人,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怎么欺负他都不会有任何怨言,只知道傻笑。

  从来不会和我发脾气,从来不会和我闹情绪。

  我做错事了也只会皱着眉头抱着我,要我不要再做了……”“直到我偷偷去看他们寒酸的结婚典礼的时候我才明白,我原来为了钱放弃了全世界……”女人死死的抱着我,将脸埋在我的胸口痛哭,而我只能忍着心酸轻轻拍打她的肩膀,努力在这一刻成为那个人,代替他安慰这个失去全世界的女人。

  我由衷的佩服这样的男人,有钱的男人不少,如果你长的漂亮甚至会满地都是。

  但是一个真的拿命宠你的男人,一旦失去了,这辈子也不可能在遇到一个了。

  我很佩服这样的男人,至少我自己做不到。

  女人讲完了自己的故事,经过眼泪和悲伤的洗礼,她的酒劲过去了不少,自嘲的笑着从我怀里走开。

  “这些事情在我心里压抑了太久了,一下子有些收不住。

  倒是你很特别,如果是别人这样抱着我恐怕已经上下齐手了。

  ”我尴尬的挠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要说自己没想法,那岂不是再说自己不行?但是刚才确实只想将她抱在怀里用心疼惜,可能是因为我也同样内心痛苦吧。

  有句话不是说只有内心同样空虚的人,才能填补内心空虚的人吗?女人忽然扭过身去,对着我道:“帮我把衣服脱了吧。

  ”我一愣,难道这是要我……

林逸怀里抱着药箱,到小柳村时,天已经擦黑,灰蒙蒙的。

  他站在小柳村村口,一股尿意袭来,于是疾步朝着村口北面的小竹林走去,到一棵笔直的青竹前面放下药箱,将裤裆拉链拉开,掏出家伙放水时,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扭头见一个壮实的男人拉着一个少妇急急忙忙的朝着小树林里面冲来,顿时吓的一哆嗦,几滴尿液一下子滴在了手指之上,来不及多想,林逸赶紧蹲了下去,将自己给隐藏在一旁的杂草堆中……那壮实的男人拉着少妇进入小竹林深处后,猴急的紧紧搂住了少妇的腰身,腾出一只手就要去扯少妇的裙子……“等会儿……”少妇拽住那男人的胳膊,有些忐忑的说:“你急什么,这种地方不会被人发现吧?”“不会的,赶紧给我,我忍不住了……”林逸蹲在草堆里瞧见眼前的一幕,心中已经有数,原来是一对偷情的男女。

  少妇不悦的瞪了壮男一眼,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你个棒槌,急死你。

  你不怕我家那口子发现,把你给废了?”壮男嘿嘿一笑,一脸得瑟的说:“王志强正忙着照顾他那快死的老娘,现在是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工夫管我给他戴绿帽子?!”少妇白了壮男一眼,说:“听说他请了镇上林家医馆的人来给他老娘看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哼哼,林家医馆虽说在镇上挺有名气的,但也不至于能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我看啊这老婆子熬不过今年冬天了……”“呸,张铁柱,嘴巴也太毒了吧,你当着我的面诅咒我婆婆,小心我告诉王志强去。

  ”叫张铁柱的男人咧嘴一笑,“你敢告诉王志强,我就敢告诉他,你给他戴绿帽子。

  ”说话时,他又是一笑,一双大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少妇身上乱摸起来。

  “去你的。

  ”少妇红着脸娇媚一笑,朝张铁柱下面瞥了一眼,说:“老娘如果不是看你壮实的像个牛犊子,才不会和你干这种事情,你也就下面那玩意有点用处!”张铁柱听了少妇的话脸色露出气愤之色,咬牙切齿的说:“李秀云,你这娘们敢埋汰老子,看老子怎么折腾死你。

  ”说着话,他一把将李秀云的短裙给撩了起来。

  “少给老娘废话,别磨磨唧唧的,赶紧办事儿,老娘待会儿还得回去,出来时间长了会被王志强怀疑的……”“嘿嘿……现在轮到你这娘们急了吧。

  ”这会儿张铁柱倒是不急了,一双厚实的大手在李秀云沉甸甸的胸部上揉捏着,脸上露出狡诈的笑意道:“老李头承包鱼塘的时间快到期了,你得帮我……”“我……我怎么帮你,又……又不是我的鱼塘……”李秀云气喘吁吁的说道。

  张铁柱双手由她胸部慢慢探索到了肥硕的臀部上,张铁柱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长,只要他答应,一定可以帮我弄到鱼塘的承包权……”“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别再折磨我了,快给我……”张铁柱满意一笑,“嘿嘿,马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来,腾云驾雾……”躲在草丛中的林逸见到这一幕,只觉得岛国片和这个相比简直是弱爆了。

  林逸觉得再看下去恐怕就要欲火焚身了,起身准备离开之际,突然,一只大黄狗从外面蹿了进来,突如其来的吼叫吓的林逸一下子从草丛中跳了起来。

  而这狗叫声巧合也引起了那张铁柱和李秀云的注意,李秀云见草堆里跳出个大小伙子,吓的尖叫一声,赶紧把脱了裤子准备干事的张铁柱推开,慌张的去整理自己的衣裙。

  林逸暴露了目标,不敢多待,怀里抱着药箱,慌忙朝着竹林外面奔去……等林逸离开后,李秀云哭哭啼啼的道:“完了,这次死定了,刚才一定被那小子看见了。

  ”张铁柱男人眯着眼睛说:“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李秀云吓了一跳,一巴掌拍在张铁柱胸口:“你小子是不是疯了?你想死别拖累我!”她气的一把推开张铁柱,然后把自己裙子整理好,继续说:“现在只能祈祷那小子不认识咱们,否则,如果被王志强知道,咱们两都要倒霉。

  ”……林逸一脸郁闷的走进村,犹豫着要不要回镇上去,已经被村长媳妇看见了,再去村长家得多尴尬?正纠结着,一个憨厚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哈哈,你就是老神医的孙儿吧?”林逸抬头见一个穿着绿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来,就点头疑惑的问:“你是?”“我是小柳村村长王志强啊,上午去拜见过林老神医。

  ”王志强解释的说道。

  林逸哦了一声,看王志强的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强摸摸脸,疑惑的道:“我脸上不干净?”林逸暗忖,脸上到不脏,就是脑袋上嘛,刚才被自己媳妇戴了顶绿帽子。

  林逸正要开口,王志强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不是对他说,而是对他身后的人说,“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让你呆在家里等着小林医生过来吗!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话。

  ”从竹林中出来的李秀云脸色颇为难看,见林逸就是刚才发现她的人时,她脸变的煞白,心里极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刚才和张铁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来。

  “哦,刚才……刚才去地里溜达了一圈,准备摘些嫩叶青菜晚上吃。

  ”李秀云挤出笑意,牵强的解释着。

  林逸这会儿才看清女人的长相,倒是有几分姿色,不过也只是中等之姿,估计在小柳村这种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着也挺时髦,虽然没有城里人的那种气质,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衬衫一样也不少,就那一双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两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为李秀云刚才太过匆忙,黑色裙子上蹭了一块白色的粘液她自己并未发现,待发现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头望去,脸唰的一下子变红,赶紧用手捂住了那个地方……王志强倒是没有发现两人的异样,乐呵呵的对林逸介绍道:“小林医生,这是我老婆李秀云,这几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顾,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她就成了。

  ”林逸轻轻点头,似笑非笑的望着李秀云,说:“那就麻烦李姐了。

  ”王志强抢着说:“不麻烦,不麻烦。

  应该是我们麻烦你才对,我母亲的病还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见林逸似乎没有要告状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实,又见林逸有意无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娇媚一笑,轻声说:“能够照顾小林医生是我的福气呢,小林医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的。

  ”林逸听出李秀云的这句画外音,心里暗骂一句,“这女人真够骚的!”不过,想起刚才在小竹林见李秀云肥硕臀部被玩弄的颤颤巍巍,林逸原本已经平息的欲火再次被撩拨起来……刚刚下过雨的小柳村空气极为新鲜,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在王志强的带领下,林逸在一个红铁门前面止步,将大铁门打开,便是一个水泥的围墙将一幢三层的小楼房给围在里面,小院子里面种着一颗杨树,杨树似乎有些年月了,枝干粗壮而茂密。

  “小林医生,快请进。

  ”王志强笑眯眯的将林逸领进屋中,然后对李秀云吩咐说:“你赶紧去做饭,把家里的干货都拿出来招待小林医生。

  ”李秀云笑着答应一声,一脸春意的瞥了林逸一眼后,扭着水蛇腰进了厨房。

  王志强为林逸倒了茶水后将烟递到林逸面前:“小林医生抽烟不?”林逸含笑的摆手:“我不抽烟,抽烟有害健康……”“呵呵,小林医生说的是,我这烟瘾有许多年了,戒不掉。

  ”说着,他给自己点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旋即,眉头又蹙了起来:“小林医生,我母亲的病有些奇怪,找了村子里的野郎中,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老人家又不愿意去医院,所以只好麻烦你帮忙诊断了。

  ”林逸捧着热茶,轻轻嘬了一口,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王志强,说:“不麻烦,作为医生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我现在可以看看你母亲吗?”王志强一喜,赶紧点头道:“当然可以,你跟我来……”到了二楼王志强母亲的房间,轻轻将门推开,里面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气味,林逸用轻轻嗅了一下,顿时皱起了眉头,见老人沉睡过去,林逸脚步轻盈的走到床前,将手探到她枯燥的手腕上,中指和食指搭在上面,微微眯起眼睛,一股内力随体内缓缓溢出,无形的进入到了老妇体内,在老妇体内运行一周之后林逸轻轻摇头。

  “你是不是给她喝了什么中药?”林逸睁开眼睛,扭头问王志强。

  王志强紧张的点头说:“村里的野郎中开了一副药方,说是祖传的,让我试试看。

  我看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似乎并没什么效果。

  ”林逸冷哼道:“真是庸医,他开的药方里面有几味草药的药性极为霸道,若是长期服用,以你母亲的体质来看,非但救不了她,反而会成为她的催命符……”“啊!”王志强吓的脸上一阵惨白,片刻,回过神后,嘴里骂骂咧咧的道:“贺老三这个王八蛋想害死我妈,我饶不了他!”“小林医生,我妈还有救吗?”王志强压住心中的火气,朝林逸询问。

  林逸点点头说:“其实你母亲只是高血压发作,再加上血糖偏高,所以身体才会受到影响,原本去医院拿点降血压的药就能解决的事情,让那野郎中一折腾,差点要了你母亲的性命……”“哎,我老母亲太倔了,从来不肯上医院。

  小林医生,事不宜迟,您赶紧给我母亲治病吧?!”林逸苦笑道:“高血压和高血糖是要慢慢调理,不是随便一味药就能摆平的,待会儿我会开出一个药方,你按照药方去抓药,每天让你母亲按时服药,再配合上我的针灸调理,三天之内应该就能把血压和血糖都给降下去。

  ”“啊,三天就能治好?那可太好了,传闻林家医术已经到了妙手回春的地步,看来真是不假啊。

  ”王志强一脸激动的说道。

  “妙手回春不敢说,不过一般的病状还是能够轻松医治的。

  ”两人正聊着,楼下传来李秀云娇媚的喊声:“志强,小林医生,饭做好了,赶紧下来吃饭吧……”“呵呵,小林医生咱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聊,我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仅做菜厉害,给你戴绿帽的功夫也是极为了得呢。

  ”酒菜上齐,李秀云解开围裙,一脸媚笑的说:“粗茶淡饭,小林医生不要嫌弃呀。

  ”她坐到林逸对面,接过王志强手中的酒瓶,“今天高兴,我也陪小林医生喝几杯。

  ”林逸望着一桌子丰盛的酒菜,打(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趣的笑道:“这如果是粗茶淡饭,那我家的饭菜只能说是喂猪的。

  ”“咯咯咯……小林医生可真会开玩笑。

  ”说着,她笑靥如花的起身躬着腰去给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头,恰好瞧见她花衬衣的领口里面露出白花花一片,乳沟洁白如玉,心头一热,浑身竟然有些燥热起来,他怕王志强发现他眼睛不老实,于是赶紧把目光移开。

  席间,王家夫妇不停的给林逸敬酒,一顿饭吃下来,林逸发现王志强特别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钻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虽然也是有了醉意,不过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头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荡漾着春水的望着林逸,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意,旋即,踢掉了脚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脚静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无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来。

  “小林医生,我这顿饭可满意?”李秀云咬着红唇笑问道。

  林逸见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顿时心生警惕,双腿朝旁边移动,躲过她的骚扰,似笑非笑的说:“很满意。

  ”“既然满意,那么刚才傍晚你看到的……”“我什么都没看见……”林逸心思活络,抢着说道:“李姐多虑了,王村长喝多了,你赶紧照顾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眯着眼睛笑望着林逸,桌子下面的脚再次凑了上去,只不过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的大腿之上……林逸那里受过这种诱惑,整个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况他喝了不少酒,对于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的行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将丝袜小脚放在他裆部位置时,他很不老实的有了生理反应。

  李秀云自然能够感觉到林逸身体的变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来,眼中露出迷离的醉意,红唇轻启的诱惑道:“小林呀,你觉得李姐漂亮吗?”林逸能够感觉到李秀云的脚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个身体都跟着绷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顷刻间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变的火热起来。

  “李姐……你……”“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边坐下,身子紧紧的贴在林逸身上,接着握起林逸的手,朝她胸部上凑了过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牵引着伸了过去,心中激动不已,眼看着马上就要攀上那挺拔的胸部之上,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强突然呜咽一声,吓的林逸做贼心虚的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李秀云见林逸被吓到,又是一阵得意的娇笑,旋即,满含深意的媚笑着低声说:“晚上十二点我去你房间找你,可得给我留门哦。

  ”说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强给架了起来,朝着主卧室走去……夜色朦胧,林逸躺在王志强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无心入睡,耳边不停的回荡着李秀云撩人的声调,他感觉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但是,转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顺水推舟的给王志强戴个绿帽子?作为一个思想单纯的处男,林逸觉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给这么个放荡的女人太过亏本,所以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万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头,该不该和她发生点什么……脑海中不停的胡思乱想着,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觉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卧室的木门被推开,接着便是一阵脚步轻盈的声音,林逸意识迷离间睁开眼睛,见身材丰腴且高挑的李秀云披着一件黑色轻纱睡衣,披散着秀发,半裸着身子缓缓朝自己走来,俏脸上露出极为妩媚的笑意。

  林逸一紧张,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了。

  难道李秀云在给自己下药了?这么想来,林逸突然有些害怕,万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给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正胡思乱想之际,李秀云已经到了床边,踢掉了鞋子动作轻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边,毫不犹豫的就将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

  林逸清晰的感觉到两团挺拔酥胸带来的弹性。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b.aspx?2338.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b.aspx?588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b.aspx?286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b.aspx?4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b.aspx?659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b.aspx?1438.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b.aspx?80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b.aspx?4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