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馬 眼,新手必看

跟着李姐出来,我回到了按摩师的等候室,看到我又空手而归,等候室里的几个按摩师捂着嘴巴笑了起来,我知道他们在笑什么,我进入这按摩店半个月,却一张单都没签下来。

  进按摩店的按摩师都是李姐亲自面试的,我手法不错,可是因为是新来的客人不信任,所以一直没人选的上我。

  来这按摩店的都是一些有钱没老公陪的妇女级别客户,她们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按摩,更是想放松自己。

  要说样貌吧,我也算不上丑。

  李姐跟我说,来这里的客人喜欢循环的叫同一个按摩师,她们管这个叫做熟客让熟客做。

  这样比较安心。

  说是这样说,宣传牌上就那么几样按摩方式,我看着都腻了。

  那客人无非就是看上了某个按摩师,在得到他之前才会选择循环在他身上送钱,这种潜规则我还是懂得。

  等候室里的按摩师基本上就都被叫走了,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看着空荡荡的等候室,我真想感叹一句,怎么上天总是不愿意让人挖掘人才?不是我自以为是,李姐曾经夸赞过我的技术可比这按摩店的任何人都好很多,当时被其他按摩师听了都因此嫉妒了我很久,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地成为了他们的笑柄。

  正当我百般无聊之迹。

  突然听到隔(草船借箭的故事)壁的房间传来了争吵声。

  我含糊地听到几句话。

  我都来了几次了?次次都是这么点技术活?能不能来点新意?怎么又是这个按摩师?你们按摩店不招收新人了?都不会换新?能不能给我搞点有新意的东西?不行就把这会员卡给退了!以后再也不光顾你们店了!不一会李姐跑了进来,把我叫了过去。

  我才发现撒泼的人竟是经常来我们这里按摩的一个熟客,兰姐。

  她是我们按摩店的常客,在市里势力大得很,几乎天天开着一辆宾利来我们这里玩,李姐把她当佛一样供着,时刻不敢怠慢。

  进门前李姐就嘱咐过我一定要好生招待这位兰姐,可千万不要招惹了她,否则大家都的吃不了兜着走。

  我表示理解,让李姐放心。

  进去后,兰姐抬头看了我一眼便冷冷地道:“你是新来的按摩师?你会些什么?”我直接给她报了店里单上有的按摩套餐,哪知道报了一半,兰姐就发飙了。

  “搞什么?如果你只会这些,就赶紧出去!老娘来这里是寻些不一样的开心的,如果可以给我找些新玩意,我出双倍价格!”听到这里我眼前一亮,追问到:“您是说真的?”兰姐冷哼一声,“我兰姐说的话那还有假?”我听了那叫一个高兴,来这里的客人如果要求按照规规矩矩的方式按摩,她们都已经有了专门的按摩师,这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让我大显身手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我胸有成竹得接下了兰姐的单子,并且立刻给她安排了按摩。

  这兰姐虽然结婚几年,有权有势,身材却保持的极好,一双腿配上黑丝袜那若隐若现的诱惑力直让人血脉扩张。

  听说兰姐跟她老公婚姻生活不愉快所以才经常来这里消遣,这样的女人脾气大也是正常。

  我给兰姐抹上了按摩油,刚刚下手就听见兰姐发出啊的一声叹息。

  我还以为怎么了,赶紧停下来。

  谁会知道兰姐居然连连喊到:“不要停,不要停。

  ”我整个人都瞬间懵了,她这两声犹如魔咒,一下子撩动起了我内心深处某种异样的感觉。

  但眼前的毕竟是客人,而且我经过专业训练,一下子就把冲动按捺了下去。

  兰姐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轻咳了几声掩饰尴尬,又恢复了冷冰冰高高在上的语调,道:“你小子按摩手法不错,跟这个按摩店里的其他人不是同一个按摩院里出来的把?”没想到这兰姐这么有眼力见,三两下就看出来了我跟其他人的不同,我心里一阵欣喜,终于被人认可的感觉令人神清气爽。

  但我没有立刻对自己夸夸其谈,而是谦虚得道:“都是同一个院校毕业的,不过我自己在家也做了一些研究。

  ”我继续下手,顺着兰姐的骨骼筋脉,展现我自创的那一套神魂颠倒按摩法。

  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看见兰姐微微通红的脸跟禁不住喘起来的气息,我就知道自己取名字取得是成功的。

  “怎么之前来这里都没遇到你……太棒了。

  ”我轻轻地挤压兰姐的脖子,她立刻发出一声令人听了腿发软的叫声。

  我继续一路向下,揉捏着她的骨头,皮肤,到了屁股上方。

  渐渐加重力度,最后到了某一个节点,我用力往上一提……“啊……”在痛并快乐的享受之中,兰姐长长的感叹出来。

  良久,兰姐都瘫在床上没有任何动弹。

  我洗干净了手出来,兰姐还没起来。

  不过问我道:“你这手法叫什么?挺舒服的。

  ”只是挺舒服吗?刚刚看她都快达到高峰了,那叫声害得我差点毁了自己的职业操守。

  明明被我按的飘飘欲仙了,嘴倒是挺硬。

  我也没揭穿兰姐的谎言,而是淡定的跟她道,“我自创的一种手法,叫做特殊手法。

  ”兰姐趴了起来,这女人舒服的连衣服没穿好都没发现,为了不让她一会反应过来骂我不知好歹,我赶紧过去帮她拉起衣服讲她胸前一片风光挡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专属按摩师,以后我的单都给你签。

  ”兰姐兴奋的程度不亚于中了彩票。

  而我的更甚,潜伏了半个月终于有了客人,而且还是大客,看来上天终于注意到了我这个被他遗忘的子民!终于开单了,一会要请李姐去吃顿好的才行!也让那帮看不起我的按摩师开开眼界。

  “兰姐,我叫强子。

  ”我笑得看似憨厚,心里边算盘却是打的咔咔响。

  这行的潜规则不少,有些地方也是乌烟瘴气,不对顾客透漏真名也是我们按摩师不成文的规定之一,说起来,倒是有些像那些艺名的意思。

  兰姐轻笑了一声,眉目之中含着满足过后特有的慵懒之色,声音比起刚开始轻柔了不少,“成吧,我记住你了,一会儿我会去跟你们的负责人安排一下。

  ”我兴奋的连连道谢,兰姐见我站在原地没动,瞟了我一眼,保养得宜的脸上溢出些许戏谑,“怎么,要在这儿看姐换衣服?还是想……”“啊?没没没,兰姐,不好意思,我这就出去。

  ”被她这么一提醒,我腾的闹了个大红脸,虽然这类女人对于男人来说的确有着不小的诱惑力,但是我自认为没那个本事能办了兰姐,更没有那个胆子。

  退出按摩房,我没想到的是,外面居然站了一堆人。

  “呦,强子,感觉咋样啊,兰姐可是不好伺候,瞧你这模样,不会是被赶出来了吧?”熟悉的尖利声音让我有些反感,说话的男人长相白嫩,叫鹿小希,顶了个当红小生的名字,是按摩店里的“头牌,”按摩手法虽然不咋地,但是格外招那些上了年纪的富婆待见。

  当然,里头的兰姐除外,这人也曾三番五次的跟在兰姐屁股后推销自己,却被她缕缕拒绝,心中的挫败是肯定实打实的,今天知道我居然进了兰姐的按摩房,不气才怪。

  “挺好的啊,兰姐很满意的样子。

  ”我没理会他语气的讽刺,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鹿小希一听,脸上登时就红了,气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怒道,“你别得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你还说不定呢!”我耸耸肩,并不介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我,我心里最是有底气。

  “我去,强子,你有几分本事啊,兰姐皮肤有没有红姐白啊?”其余人不知真假的扬着笑脸恭维我,一个个嬉皮笑脸的想要凑上来,想要从我嘴里套套兰姐的话。

  我早就看见了朝这边走过来的李姐,面色分明不善,于是也不搭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我这么副表情,倒是让那几个按摩师觉得里面有猛料,紧忙追问着,嘴里边什么话都吐露出来了。

  “行了行了,你们都没有顾客的吗?赶紧回去!”李姐踩着细高跟蹬蹬的过来,见着一群人围在我身边,不悦的压低着声音吼了一句,几个按摩师对视几眼,虽有不满,但也都纷纷退去。

  “李姐。

  ”我问了句好,对于李姐这个人,我还是有几分敬重。

  毕竟刚开始也帮了我不少的忙,可现在,她脸上却是不阴不阳,有些冰冷的看着我,“强子,里头的顾客可是万万得伺候好的,你没做什么……”我心里发沉,没想到李姐居然这么看我,她话里头的意思我也听出来了,是怕我做什么不该做的,毁了店里的名声,更怕兰姐那个有权势的老公找上门。

  “当然没……”“李经理。

  ”我话还没说完,兰姐就出来了,我转头一看,虽然她穿戴已经整齐,可那美目中水波潋滟,眉目含情的模样还是会让人禁不住往别的地方想。

  李姐暗暗瞪着我,可现在拿不准兰姐的意思,也不好说什么话。

  “以后我的单,都签给强子了。

  ”兰姐瞥了我一眼,又对着李姐嘱咐了一句,“对了,不要再让其他的按摩师骚扰我了,我发起脾气你也是知道的。

  ”李姐腰身比以往微躬,面上虽然波澜不惊,可双鬓透出来的细汗还是看得出她现在的紧张,听着兰姐的话,连忙点头,“那是肯定的,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兰姐哼了一声,不再多说,伸手在包里找了找,素白纤细的手指夹了一章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可能会找你上门按摩。

  ”我接下,余光瞥见李姐看我的眼神复杂许多,显然意外至极。

  送走兰姐,我也长呼了一口气,和这种漂亮又厉害的女人相处,其实也没有那么舒服。

  “李秋兰……”我默念着名片上的名字,上方烫金的宏实地产四个大字尤为扎眼,我正反复研究着,身侧突然多了一个人,带着浓烈的薰衣草香。

  “强子,姐劝你一句话。

  ”李姐目光复杂深邃,秀丽的眉毛微微皱起,“干这行,最重要的是啥你知道不?”我当然记得,最开始培训的时候就已经耳提面命的要求过,三不准。

  

在外人看来,杰克逊就是一个不解风情的非洲黑人,却不知,此时的陈艳真的快要坚持不住,此时下面已经湿答答一片,整个内裤都已经湿透,还有一个火热的东西,不断在摩擦自己大腿根部,身体不断有着触电的感觉,对陈艳来说就是一种非人的折磨。

  “别,快了,很快就好,这就是我那种想要却不可得的感觉,让你也尝试一下。

  ”杰克逊半抱着陈艳一脸严肃说到。

  陈艳有种想哭的冲动,这种感觉对她来说真的是太难受了,若不是有人在周围,她恨不得立马就撕开杰克逊的裤子,让他的巨龙立马进入自己的身体,但周围的人目光都在他们的身上,每分每秒对陈艳来说都是度日如年。

  “好了。

  休息一下吧,等下继续。

  ”杰克逊看着时间,捏准陈艳的极限所在,在陈艳即将崩溃的时候把陈艳放下来,扶到墙边,靠在墙上休息。

  陈艳听到这个声音,简直就是救命的福音啊,靠在墙壁上,双腿的水渍已经渗出紧身裤,黑色紧身裤靠近大腿根部的地方清晰可见的水渍,让陈艳连忙闭紧双腿,小心翼翼的看向四周。

  “这可怎么办啊,我的裤子都湿透了,教练,要是被人发现的话,就惨了!”陈艳看旁边似笑非笑的杰克逊低头小声说到。

  陈艳有些不明白,前几天还老老实实的杰克逊今天怎么就变的这么老练起来,难道真的是自己前些日子让他忍受的太辛苦了吗?陈艳都有点开始怀疑时不时自己的问题。

  陈艳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忍不住掀开紧身裤,把手伸进裤子里面,触摸自己的私处,发现早已洪水泛滥,轻轻一刮,在一拿出来,指尖上面残留透明液体。

  “杰克逊,你刚刚是不是故意的,平时真没发现,你的胆子居然这么大!”陈艳瞪着自己的大眼睛,怒气冲冲的看着杰克逊。

  刚刚的事情差点折磨死陈艳了,动也不敢动,声音也不敢发出半点,倒是杰克逊,享受了不说,在别人眼中还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没有,。

  我真的是为了你好啊,这个压腿动作可是瑜伽里面最关键的一个动作了,只要学会了这个动作,其他的动作就简单多了,所以你要勤加练习,还有就是多忍耐。

  ”杰克逊十分认真的看着陈艳说到。

  陈艳看着杰克逊一本正经的模样,娇哼一声,胸前的巨峰一颤一颤的,杰克逊的心神也跟着颤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巨峰。

  “哼!”陈艳突然站在杰克逊的面前,瞪着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杰克逊。

  哪成想杰克逊看着陈艳背过身子,双手直接朝前,用手托住巨峰,轻柔巨峰,隔着衣服捏住乳头,轻轻揉捏起来,另一只手轻轻挤压。

  “嗯!别,被人看的话就惨了,赶紧放开,快放开!”陈艳感受胸前的爽感,顾不得舒服,连忙推开杰克逊的双手,连忙看向四周,发现并未有人注意到,这才松了一口气。

  “杰克逊,你怎么回事。

  ”陈艳感觉到今天的杰克逊有点奇怪,心中有些恼怒!杰克逊的心中才没有什么忌惮呢,既然张强那边已经拿出好处,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而且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只是时间问题了。

  杰克逊今天的行为全部都是故意的,就是为了增强陈艳的欲望,这样的话,不用自己主动,陈艳就会迫不及待的勾引自己。

  “真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上了一个极品,还能有钱赚,世界上怎么这么多好处!”杰克逊脸上露出笑容,心中早已乐开了花。

  之后,开始练习一些瑜伽动作的时候,杰克逊居然本本分分丝毫没有动手动脚,突然之间,陈艳还真有点不适应,浑身不对劲。

  这就是杰克逊的战术,欲擒故纵,不用自己主动,陈艳就会主动送上门来,而且晚上还有一个王雅在等着自己宠幸。

  陈艳下午离开的时候心事重重,下面已经被水渍浸湿的内裤也忘记换下,回到家之后,下面开始瘙痒起来,陈艳犹豫一下,来到卧室床前,拿出自己的小宝库,从里面拿出粉红色巨根,在房间里面轻声呻吟。

  “嗯。

  嗯。

  杰克逊。

  ”陈艳在按摩的过程当中,脑海里面最多出现的就是那副黝黑严肃的面孔,身体突然有轻微触电一般的感觉,一股暖流从下体传出,流过全身,到达脑海,仿佛登临天堂一般。

  下午的杰克逊可是丝毫不寂寞,王雅一身红色连衣裙出现在健身房里面同样是吸引了足够多的目光。

  杰克逊成为不少同行眼中的幸运儿,每天都有两个美女级别的少妇去找他健身,奈何这个家伙是个木头,不懂得欣赏别人的美。

  在同事的眼中,杰克逊就是个木头,仿佛什么不懂,大家都叹息两个美女可惜了!殊不知,他们认为的木头,可是个情场高手,王雅在来健身房之后就一直栖身于专属休息室里面,杰克逊隔着红色长裙就开始抚摸着王雅的身体。

  “嗯!想我了没有。

  真是不敢相信,这么快就这么大了!”王雅握着杰克逊的巨龙,眼睛闪闪发光,一秒变迷妹。

  杰克逊在王雅的身上抚摸,从上到下,大腿根部的时候,用手指不不断拨弄着某个湿润柔软的地方,时不时的消失一点,在抽插一下,王雅紧紧抱着杰克逊,靠在杰克逊的肩头,轻轻呻吟。

  “你知不知道那个张强是个什么来头。

  ”杰克逊看着怀中的王雅,轻声问到。

  王雅也是一愣,没想到杰克逊居然会问这个问题,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看上陈艳了,她也就比我大上那么一点,有什么好的,臭男人!”王雅看着杰克逊冷哼一声,舌头也没闲着,亲吻杰克逊胸肌上面的豆豆,开始慢慢在身上亲吻,大腿根部巨龙的时候,犹豫一下,还是闭眼眼睛,轻轻亲吻,抚摸。

  “他?在我看来就是个废物,也不知道当初陈艳怎么看上他了。

  真是瞎了眼。

  ”显然王雅对于张强的评价也不是很高,带着不屑的口气说到。

  “你要是真的上了陈艳我不在意,我就一个要求,你把她的视频给我,你是不知道她平时那么清高的样子,说不定就是个骚货呢!”王雅看着杰克逊满不在乎说到。

  王雅慢慢盘坐在杰克逊的身上,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冷气,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一点一点坐在杰克逊的身上,过了好久之后才慢慢上下摇动起来。

  感受着身上美人带来的快感,杰克逊将张强的事情抛之脑后,尽情的享受着王雅带来的温柔。

  “啊,啊。

  太大了,受不了了。

  ”王雅就像是疯了一样,在疯言乱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整个人都在感受全身电流带来的快感。

  那种饱满又痛苦的感觉,带给了王雅很大快感,两人椅子上,沙发上,地上,还是窗边都留下他们的印迹。

  隔了很久之后,天色渐黑,随着一声痛苦解放的尖叫声音落下,休息室里一片狼藉,而王雅肚皮上面全是白色液体,无力的睁开眼睛,看着杰克逊依旧坚挺有力的巨龙,眼睛里带着无奈的目光。

  “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人,我都已经快要瘫痪了,你居然还站的起来。

  ”王雅的目光看着杰克逊的下半身,媚声说到。

  王雅在杰克逊的猛烈进攻之下,意识变的模糊,依稀之间仿佛记得自己还在天堂,下一秒钟自己就出现在健身房中。

  “我肯定是人啊,就是你,简直就是个妖精!”杰克逊看着王雅的脸上露出好奇的目光,笑着解释到。

  杰克逊的身体强度真不是一般人能相之比较的,无论是恢复能力,还是机动能力都是常人的三五倍,对于常人来说他就是非人般的存在。

  曾经在学校里面体检的时候医生曾经私下告诉过他的身体状况,他的身体就好比是一块锻造的钢铁,而常人的只是木板,这样的比(玉米地做爰全过程)较让杰克逊立马明白自身的不凡之处。

  看着杰克逊下面重新昂起的巨龙,王雅直接装作没有看到,心中有点惶恐,口中还嘀嘀咕咕。

  “这真的是人?都快两个小时了,我都要死要活的,他居然还能站起来,真是太可怕了!”王雅连忙穿上自己的裙子,警惕的看着杰克逊。

  此时,天色已经渐黑,两人收拾好自己身上的衣服走出休息室里面,里面的一片狼藉就留给明天保洁阿姨过来收拾。

  “小雅宝宝,来吧,用嘴巴帮我一下把!”杰克逊温柔的抚摸王雅的秀发,柔声说到。

  王雅听到之后连忙摇头,刚刚自己又不是没有做过,到现在自己的嘴巴像是肿了一样,舌头已经完全麻木了,若不是自己欲望够强烈,恐怕现在早就昏死过去了。

  王雅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面容有些凝重,跟杰克逊告别之后急匆匆的离开。

  “真是个极品女人啊,有钱好看,又大,最主要的时候够媚!”杰克逊看着王雅的背影,回味刚刚的感觉,眼睛露出沉迷的目光。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c.aspx?475.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c.aspx?173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c.aspx?3385.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c.aspx?257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c.aspx?6346.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c.aspx?2238.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c.aspx?2215.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c.aspx?4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