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ribbing,新手必看

只不过我也就是和她逗趣,毕竟我此刻的心思全都放在何嫣然身上了。

  女人嘛,当然要玩有情趣的。

  就比如这种轻车熟路的熟女,拍拍她的屁股就知道是要换个姿势,而对于少女,恐怕对于你的邀请,可能会直接莫名的生气。

  越想我的脚步越轻快,尤其是对于刚刚成功教训了一个女人,此刻我又满血满蓝的走到了何嫣然的办公室。

  下节课是全班课间操时间,我直接给体育委员买了一瓶红牛,随便弄了一个借口请了一个假。

  我选在课间操过来也是因为,这个期间唯一从来不去的就是何嫣然,这恐怕就是女神的特权,就连学校里的主任都大开通道之门,其他老师哪敢攀比。

  不过谁能想到这个女神在别的男人身下是何等的风Sao呢!我走进她办公室的时候,何嫣然正在涂口红,对着镜子认真的描摹嘴唇的形状,那认真的样子不知道又要去见哪个鬼男人。

  贱人!别人都可以睡,到我面前又来装婊子,立牌坊。

  一股无名之火噌噌噌的就冒了出来,我想都没想,大步流星的就走了过去。

  何嫣然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见是我,整个人直接黑着一张脸。

  “出去!李贡你是被哪个老师又叫过来罚写还是罚站我是不管,不过你最近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的话,我一个老师,要对付你可是容易的很。

  ”何嫣然明显不想提起之前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夜晚,还有她设计删掉的视频。

  甚至于在和我说话的时候,何嫣然还带着一脸的厌恶。

  呵!瞧不起我?我倒是想要看看,接下来她究竟想要如何的猖狂。

  何嫣然的冷嘲加警告我吃过很多次了,这个女人也一次比一次嚣张,恐怕也是被我逼急了,所以每一次的反弹都带着些报复的味道。

  只不过这样的反转才更有意思不是吗?我仿若没有听到何嫣然的呵斥,悠然自得的找了一个靠近何嫣然的位置坐好,从兜里拿出手机,点击了一个视频。

  “李贡,你快点离开,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最好收一收,不然的话,我会直接向学校申请把你开除!”何嫣然可能被我的淡然给惹出了火,眼睛瞪的溜圆,手里的睫毛膏直接扔在了桌子上,言辞犀利的警告道。

  “不着急,何老师,你先看完这个视频再说。

  ”我指了指手机屏幕,此刻伴随着女人娇喘的声音,好戏正在上演……“放肆,你以为自己算个毛啊,你——”何嫣然看着我把手机递到她的眼前,此刻终于说不出来话了。

  “何老师,这个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也可以随便删,我还有很多,只要你开心,哪怕你一天删一个都行。

  ”我靠在教师的椅子靠背上,这沙发椅舒服!(姐弟乱欲)比我在教室里的破板凳强多了。

  我浑身发放松,甚至都没有睁眼睛去看何嫣然的表情,早上起的有些早,此刻躺在这舒服的地方,我都打算好好的咪一小会。

  何嫣然眼神发狠,紧咬着嘴唇,咯吱作响。

  “李贡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复制了多少份!”我耸了耸肩膀,直白的看着刚刚还在叫嚣的女人,看吧有时候女人也不能够太傲了,不然苦的不还是自己。

  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告诉何嫣然,如果她听话的话,那可能一份都没有,毕竟我是一个喜欢听话的好老师,就如同她喜欢听话的学生一样。

  “你,你——卑鄙!”何嫣然费力的吐出两个字,我却知道她同意了。

  漂亮的女人都很聪明,何嫣然妥协了,这一次是有些无力的妥协了,我知道这个女人真的是答应给我上了。

  那一瞬间,我激动的心脏都要炸裂了。

  虽然何嫣然没有直白的说,我也没有那种可以预知未来事情的眼睛,可是我就是该死的知道了,那种强烈的感觉,刺激着我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

  不过卑鄙?呵!这女人还真好意思说。

  我真的不想要去戳穿何嫣然一次又一次耍我的经过,不过好男不和女斗,更何况还是一个要归属于我李贡的女人。

  “想好了?何老师,这可不是我逼你的。

  ”我得了便宜还卖乖。

  虽然让人感觉有一点无耻,可是那种超脱于情感上的激动,让我整个人都有些疯狂。

  “是,我想好了,你没有逼我,我就是想要给你上,你满意了吧!”何嫣然梗着脖子,似乎也在和我赌一口气。

  我看着何嫣然,这女人是似乎是被气到了,胸口起伏不定的喝着茶水,褶皱的裙摆将将搭在她的大腿上,而那诱人的黑色丝袜,每一项都刺激着我的双眼。

  那一刻,我身体里的血液都喷张了起来,凶如波涛的Yu望让我看着何嫣然的眼神越来越不淡定。

  我激动的将她按在了办公桌上,对着她高耸的丰盈,肆无忌惮的探了过去。

  “李贡你疯了,这里可是教师办公室。

  ”何嫣然愤怒的惊叫了一声,如果不是害怕门口清洁的阿姨发现,恐怕一巴掌就打在我的脸上了。

  我也不知道我倒是不是受了刺激,我只知道,我太兴奋了,那种激动的快感是100个片子都比不来的。

  何嫣然神色紧张的看着我,双手护住自己的丰盈,眼神带着丝惧怕,却又露着微微的期待。

  鬼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打算欲拒还迎,还是心里根本就在期待。

  我此刻的脑子里没有一刻停留,也懒得思索。

  我的身子紧紧的压在何嫣然曼妙凹凸的躯体上,扒开她的手,感受着她的发抖,在我掌心之下的颤栗,惶恐……我的手穿过她的连衣裙,摸到她的Xiong衣,何嫣然脸色一白。

  惊慌失措的看着办公室的门口,似乎在担忧会不会突然间闯进来人。

  那的思绪被绊住,我却得到了更大的空间,尽管何嫣然还在脸色涨红的躲闪着我的进攻,可是她的整个人都在慢慢的疲软,逐渐的配合着我。

  当何嫣然的手轻轻的搂主我的后背,我激动的差一点直接喷射了出去。

  我知道她妥协了,凌乱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唇瓣上,锁骨上……一路向下,我眼睛炙热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恨不得一口一口的把她吞进肚子里。

  “小心!水,水要——”何嫣然感受到耳边已经倾斜的茶杯,娇软的拳头推拒着我的胸口。

  我微微的眯起眼睛,看着身下脸色绯红的女人,故作不解的问道。

  “哪里的水?多吗?会不会把我给淹了?”何嫣然眨巴着眼睛看着我,似乎还没有从我的话语里参透其中的奥妙,紧接着片刻功夫,整个人浑身都发起了热。

  “讨厌!”何嫣然含羞带嗔的瞪了我一眼,整个人却更加贴合我的身子。

  我就知道,这种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哪里有那么纯情!有时候就是如此,即便是再风情的女人,也喜欢被男人呵护。

  曾经偷看过刘峰那不负责任的自己爽完就撂挑子不干的把戏,其实我嫉妒一半,心疼一半。

  甚至我暗暗的发誓,如果这个女人是我的,我就让她每一天都爽上天!我们两个人沉迷在一种紧张的奢靡里,她迷离的眼神,我紧绷的神经,在短暂的接触下,竟然生出一丝偷情的快感。

  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从一声哨响之后,表示着课间操的结束。

  何嫣然整个人都慌了,挣扎的力气更加的大了,浑身竭尽全力的在我身下扭动。

  “不,不可以,李贡!……会有人过来的!”何嫣然奋力的和我求饶,急切的推拒着我的靠近。

  “李贡,你听我说,只要你松了我,等回家,回家你想怎么玩我都答应!”何嫣然似乎乱了阵脚,眼睛泛着水珠的对着我求饶。

  怎么样都可以?确实是个不错的决定!只不过,我怎么就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又在耍我。

  再一再二,我要是再被耍一次怎么办?这个女人明显可信度不高,这种把戏也不是玩了一两次了。

  我非但没有把手推出去,反而更加用力的握住那团柔软,在何嫣然呜咽的声音中,逐渐的加快我揉搓的速度。

  再说我才吃了一点的肉腥,怎么可能放弃。

  更何况这办公室是个套间,她在小间的隔断里,就算是办公室里进来了人,也不一定知道。

  怎么就不可以了,难道她在电影院勾搭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被人发现!我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此刻就在我的身下,并且她明明都已经答应我了,还是不让动,我怎么可能受的住!可想而知,何嫣然的抗拒,换来了我一波更加强势的进攻。

  

“妈的,欠老子的工资都两个月了,给别人送钱倒是挺积极的。

  ”他冷哼一声,“都这个年纪了,还想着弄年轻美少妇,弄吧你,哪天死在女人肚皮上就搞笑了。

  ”数落一番张国柱后,楚小天心情好了不少,想到可能以后王若雯都不会找张国柱了,他更开心,直接哼着小曲去了卫生所。

  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呻吟声。

  他立马停下脚步,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

  “唔……嗯嗯……啊。

  ”肆无忌惮的呻吟声让楚小天一愣,莫非卫生所的李晓月大白天的和自家男人在里面做?不对啊,她老公常常出差在外,再说这卫生所也是李晓月一人负责的,难道……楚小天震惊了,该不会是在偷汉子吧!啧啧,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幸运,李晓月在村里,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大美女,她可是童颜巨乳啊,光是看看,都能大饱眼福。

  想到这儿,他就迫不及待的赶紧从门缝往里面一看。

  只见李晓月坐在那里,脸颊潮红,满脸舒爽,嘴里哼哼唧唧的,双手抓住桌子,连青筋都能看到。

  看这表情就知道,她正在享受之中呢。

  不过,没有男人?楚小天愣了下,眼尖的他突然发现,李晓月右手攥着一个黑色小方形的东西。

  遥控器?这妮子应该是在用玩具在玩。

  还真是一个欲望极强的女人啊。

  想到这,楚小天不禁来了兴趣。

  他往后退几步,然后飞快的往里面冲,砰地一声,门就开了。

  这声音把李晓月猛地起身,吓得遥控器都差点掉了,同时尖叫一声。

  “啊!”看到来人是楚小天后,她手忙脚乱的摁了下遥控器,这才松了口气,皱着眉头看着楚小天:“慌慌张张的,这么晚有事?”“李医生,我给你送钱来的。

  ”“什么钱?”李晓月没好气道。

  “校长的药钱。

  ”楚小天嘿嘿傻笑。

  听到这话,李晓月才面色一喜,“把钱给我吧。

  ”楚小天点点头,把钱递给李晓月,就在李晓月接过纸包的瞬间,他迅速抓起桌子上的遥控器。

  “这个看起来好好玩啊,李医生这是什么啊?”李晓月的脸色立马变得慌乱起来。

  “放下,别动,啊……”话还没说完,楚小天就故意摁了下开关。

  下一瞬,李晓月瞪大眼睛,双腿并拢,感觉浑身上下仿佛有一股电流传过,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她的俏脸也飞上两朵红霞,额头渗出汗珠,映衬着白皙的俏脸更加诱人,看得楚小天也有了反应。

  “李,李医生你也生病了吗?”这时候的李晓月哪有力气回答楚小天的话,好一会儿后,她才瘫软的坐在椅子上,大口(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喘着粗气。

  “把遥控器给我放下。

  ”李晓月怒道。

  楚小天也是见好就收,放下遥控器后,假装委屈道:“干嘛这么凶,不让玩就不让玩嘛。

  ”李晓月虽然生气,但刚刚那一下,在别的男人面前达到顶点,确实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再说了,她堂堂一个医生,也不好喝一个傻子计较,于是冷哼了一声。

  “你走吧,告诉校长钱我收到了,对了,今天的事情,别说出去,不然小心我老公收拾你。

  ”楚小天立马摆摆手,慌张道:“不说,不说。

  ”说完,他转身就走,刚走到门口,李晓月下意识瞥了一眼,就这一眼,她就移不开眼睛了。

  怎么,怎么那么大?饶是身为少妇的李晓月,此时也惊为天人。

  刚刚才得到释放过的她,现在竟然又难受了,心里也痒痒的,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李晓月老公田顺才不常回家,就算回来也是敷衍了之。

  可能是由于太操劳的愿意,田顺才不过三十几岁,就已经秃顶了,那方面的能力也是一日不如一日,就算吃了药,也维持不了,连张国柱都比不了。

  这也是李晓月为什么总会自我安慰,甚至还买玩具来玩。

  想到楚小天雄厚的资本,李晓月脸蛋儿就红扑扑的,这要是能和他发生关系,那得多舒服啊?不行,怎么能这么想呢,自己可是有老公的人,可她越是这么抑制自己的想法,那种想法就越来越强烈。

  最后她干脆关了门,去婆婆家吃饭,想消散这种念头。

  但是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她又寂寞空虚起来了,最后实在没忍住,脑海里幻想着楚小天,再次自我安慰了一番。

  而回到家的楚小天脑海里也不停浮现出李晓月的身影,想到她那玲珑小巧的身材,那童颜巨乳,他就忍不住想要好好品尝品尝。

  有些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第二天下午,楚小天在干活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就去卫生所买创可贴。

  李晓月看到他的一瞬间,就腾地一下站起来,眼睛都直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759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5827.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402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752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3315.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2027.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763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6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