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絲足 會所,新手必看

不过,她找了身边以前的男孩子,没有一个是符合她心中标准的。

  “不行,我一定要谈一段恋爱,积累一下经验,只是……”有这样的想法固然是好事,但林业肖有些担心,她这样意气用事可能会有不太好的结果,毕竟她这样的想法会让整个恋爱变得脆弱不堪。

  “只是什么?”林业肖问着,视线投在了沈嘉莹那张有些严肃的脸上。

  看着她微微抿动的嘴唇,林业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以她现在这样的情况,要找一个自己想恋爱的对象似乎有些难。

  她一定不会接受随便找一个这样的做法的。

  “算了,没什么,好像周围没什么适合的人选,我还是……”说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就气不打一处来,整个人像是炸了毛一样,咬牙切齿。

  林业肖这才想起来,他被拉进这个房间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跟她聊这些的。

  她真正生气的点并不是这个,而是那通电话。

  “妈的,那个绿茶婊嘲讽我没有男朋友,还说我是不是连追自己的人都没有,想追别人又追不到。

  本来我不想理她的,但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林业肖听完,微微的笑了一下。

  这种赌气的情况也就只有在她身上才会发生了。

  不过,林业肖立刻回忆起了沈嘉莹刚刚打开房门时对电话里说的那句话。

  “等着,我现在就给你带一个过来。

  ”林业肖瞪大了眼睛,发现事情好像不太对劲。

  这个沈嘉莹因为赌气,似乎做了什么不得了的承诺,而且她好像转头就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啊!对了,我刚跟那绿茶婊说了……”“现在就带一个过去是吧,我都听到了。

  ”“怎怎怎么办!我现在去哪找一个给她啊,我要不去她就更加嚣张了。

  ”说着,沈嘉莹感觉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就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自己就不该做这样不切实际的承诺,现在好了自己要被那个绿茶婊嘲讽到死了。

  “诶……”沈嘉莹猛地他抬起头,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林业肖。

  她仔细打量着林业肖,一米八的个头,纤瘦却不失肌肉的身材,加上那张成熟帅气的脸庞,这不就是一个最佳的人选么?林业肖感受到了沈嘉莹炽热的视线,心中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这个沈嘉莹,不会再打什么不好的主意吧。

  沈嘉莹露出了一个坏笑,然后从床上朝着林业肖迅速的爬了过去,两只手臂一下子拉住了林业肖。

  “房东,要不……”“别,你想都别想,我不同意!”林业肖立刻闪躲,来到角落摇了摇头。

  沈嘉莹皱了皱眉头,心里感到一阵不爽。

  自己难道长得很丑还是怎么,怎么看林业肖都不吃亏啊,为什么他不肯呢?“告诉我个理由,不然我不接受!”沈嘉莹噘着嘴看着林业肖,林业肖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嘉莹啊,恋爱不是赌气,你要我装你男朋友,我是无所谓,但如果说我这次真的帮了你,以后你就更加没有警惕心了,你对恋爱就更加不着急了。

  ”“这样么……”“你好好想想,身边有没有什么自己真的喜欢的男孩子,放手去追,等你真的追到了再去打那个绿茶婊的脸。

  ”沈嘉莹想了想,林业肖说的话的确有些道理。

  不过,自己已经回忆过好几遍了,自己身边真的没有让自己行动的男孩子。

  要说心动的话……沈嘉莹再次抬头看了林业肖一眼,之前她并没有仔细的观察过林业肖,毕竟是她的房东,见面的次数也并不是那么多,她从来没有发现原来林业肖是这么帅的一个男人。

  想比那些大学里只会耍帅的男孩子,林业肖要成熟稳重的多。

  她捂着自己的胸口,竟觉得脸稍稍有些发烫。

  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说只是这么看了一眼就……发现沈嘉莹表情的变化,林业肖有些愣住了。

  这个沉默是怎么回事,这个气氛又是怎么回事?(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怎么感觉自己现在有些尴尬呢……想着,林业肖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一声,沈嘉莹这才从自己的世界中清醒了过来。

  再次看向林业肖,那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了。

  刚刚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呢……沈嘉莹想了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的抬起了头。

  也许是因为刚才林业肖拒绝了自己,并且说了那番话吧。

  她本以为林业肖会顺势答应自己,毕竟在她的想象中,男孩子似乎都是这样子的。

  但是这个林业肖,出乎了她的意料,给了她对其他男人重新定义的机会。

  原来,成熟的男人真的如此有魅力。

  想了想,沈嘉莹心跳的越来越快了,脸也烫的空调都无法冷却下来。

  “房东,你说过让我找一个自己心动的然后去追吧,那我现在心里有数了。

  ”林业肖本就感觉不太对劲,沈嘉莹这话一出,他更加慌张了。

  难道说,她真的看上自己了,那自己要不要答应呢。

  沈嘉莹才是一个大二的学生,算起来,她和自己差了整整十岁,这样自己不是老牛吃嫩草么?猛地晃了晃头,林业肖抬起了手,制止了沈嘉莹想要脱口而出的话。

  “那个,我还有事,我要先走了。

  ”“等一下!你不想听也不行,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林业肖刚刚打开房门,整个人停了下来。

  他知道以沈嘉莹的性格来说,她既然被自己说服下定了决心,就不会轻易改变。

  自己不可能从这件事中全身而退了。

  叹了口气,林业肖将房门重新关上,回过头看着沈嘉莹。

  “行吧,你说吧,我听着。

  ”“我刚刚对你心动了,你听清楚了么,这也是你建议我的,我现在接受了,所以我现在要追你,你答不答应?”现在的女孩子表白都这么直接了么?林业肖虽然这么吐槽着,但却是心中也稍稍有些痒痒的。

  要说沈嘉莹这个女孩子确实很不错,无论身材样貌还是那很有趣的性格。

  如果真的跟她相处的话,应该不会很无聊。

  要不……突然,林业肖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人,就是隔壁房间里的杨玲。

  这个女孩子让林业肖念念不忘,也干扰着现在自己对沈嘉莹这个表白的回答。

  他开始犹豫了,即使知道杨玲有男朋友,他也不想就这样放弃。

  “那个,我要考虑下……”沈嘉莹低下了头,虽然林业肖这么说她不是很开心,不过她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毕竟林业肖并没有拒绝她,只是说考虑一下,而且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他总有自己的顾虑,没有立刻答应也说明他对自己的表白是多么认真考虑着。

  “好,不过不能让我等的太久哦,我这几天会天天来缠着你的,你就等着吧。

  ”

云鸽目中,叶凡就像屁股上安了引擎般,脚上生风,眼瞅着距离被拉近了五十多米。

  揉了揉眼睛,确定记速表指针指在30/km上,也确定叶凡不断拉近距离没看错,云鸽一吓,赶紧加油门,把车速提到了时速五十公里。

  “我加速到五十公里,看你怎么追。

  ”云鸽得意说道,可看了下后视镜,眼睛都快直了,叶凡与她的距离还不断拉近。

  云鸽慌了神,猛加油门,车速很快飙升到八十,但就在此时,车身一沉,一双臂膀环住了她的腰肢,耳边传来叶凡的声音:“我赢了。

  ”时速八十里,一个大活人竟然能追上来,云鸽脑袋懵了,一失神,车子打晃差点撞路边去,险险回过神稳住,把车速渐渐降下来。

  把车停在路边,云鸽回过头大骂:“混蛋,你不要命了?”羞怒带着点慌乱,娇艳欲滴的红唇泛着少女特有的魅惑,美眸泛着妩媚,一副诱人垂涎欲滴的俏模样,叶凡心动,托着云鸽的小蛮腰把她掉了个个,让她和自己面对面,坏坏一笑,低头吻下。

  叶凡的嘴吻到了云鸽的手心,云鸽把他的脸推开了点,厌恶的在他身上擦了擦手,“谁叫你亲我的。

  ”叶凡笑道:“我们刚才打赌,你该不会不认账了,身为一名警察,说话不算话好吗?”云鸽一双大眼睛在眼眶里咕噜噜转了两圈,娇蛮道:“你胡说,我才没和你打赌。

  你快下去,否则我不客气了!”云鸽装凶,却没半点儿凶样儿,叶凡心知她已经服帖了点。

  放过她,没那么容易,女人是最感性的动物,只要现在自己亲了怀中美人儿,再不怕她忘了自己。

  打定主意,叶凡一手揽着云鸽的小腰朝自己怀中紧了紧,一手勾住她的下巴挑起俏脸,再次吻下。

  眼看着就要被吻上了,云鸽不知道怎么是好,忽然间不远处‘哐当’一声巨响传来,她下意识侧目看去,一辆私家车极速朝着她这里冲过来。

  叶凡和云鸽在路边上打情骂俏,路中间逆行道一辆奔驰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失控撞向这边一辆正常行驶的高级红旗车。

  伴随一声巨响,两车猛烈撞击后,奔驰车打个旋转侧翻过去,车身和路面擦出刺耳的声响。

  车头瘪了大半,失控的红旗车直直的朝着叶凡和云鸽冲过来,眼看着躲闪不及了。

  红旗车车速起码时速八十公里,等云鸽发现时,车子已经距离他们只不过六七米,以普通人来说,压根没时间躲避。

  突然间,云鸽觉得腰间一紧,人就像是飞一般腾空三米多高,堪堪躲过了高速撞过来的车子。

  危急中叶凡抱着云鸽,脚踏摩托车身猛然跳起来躲避,等落下来时候红旗车已经过去,但刮起的劲风吹得两人身形不稳,头朝下落地。

  在即将撞到地上时,叶凡单掌按地,使劲一按,抱着个人来了个拉风的前空翻后稳稳落地。

  奔驰车翻滚着冲出二十多米远,又撞上一辆车才停下来,看车身瘪的样子,里面有多少人都活不成。

  红旗车撞倒云鸽的摩托车,碾在车轮下,压烂了摩托车,也改变了自身的平衡,车身一侧拔高,翻了个转儿,车顶贴地冲向路边庄稼地里滑行了七八米才停下。

  云鸽整个人懵了,不带这么吓人的。

  叶凡心里那个恼,贼老天,我不就要吻一个极品美女嘛,你至于给我整这么一出?‘轰’的一声巨响,出车祸的奔驰车剧烈爆炸,车身烧起熊熊大火,四下里车辆行人纷纷躲避。

  奔驰车上人是没得救了,叶凡放开云鸽,大步冲向红旗车,兴许里面还有活人。

  红旗车底朝天冲出路面,栽在路边田地里,油箱已经漏油,叶凡来到车边,用硬力拽开一侧车门,看清里面有三个人,一个司机,后座两乘客。

  司机脑浆迸裂,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叶凡把车后座两人拽出来,抱到离红旗车十多米的地方放下,以免被红旗车可能发生的爆炸波及到。

  云鸽被叶凡放开,没了支撑,因神智慌乱一屁股跌坐在地。

  屁股吃痛,人倒回过神来,四下看了看,瞅见叶凡在救人,赶忙儿跑过去帮忙。

  叶凡把两个伤者平放在地上,检查了一下他们的伤势。

  两个伤者为一老者一少女,各自身上多处伤口,最致命的是少女的脸被撕裂开一大块,半张脸的脸皮可怕的耷拉着,因没脸皮的遮掩,半边脸的眼珠子骨头牙床等露在空气中,鲜血直涌。

  老者则肚子破了,肠子露出来好大一截,随着他的呼吸而蠕动着,两人的伤势都恐怖极了。

  少女晕死,老者虽然重伤,但还没晕,一双精芒四射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叶凡,用尽全身力气抬起手,指着边上少女,嘴唇动了动,没发出声,叶凡读懂唇语,老者说的是:“别管我,先救她。

  ”看清两个伤者的伤势,两个好好的大活人一下子变(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成这付模样,云鸽眼睛顿时湿了,一手捂着嘴,怕自己哭出来。

  叶凡说道:“你哭什么,他们死不了,赶紧报警。

  我忘了,你就是警察,快联系你的同事。

  ”叶凡知会了云鸽一声后,动手为两个伤者治疗,先用内气封住他们伤处周遭的的血管阻止大出血。

  “老爷子,我会尽力救你们,但勾魂的小鬼儿已经到你们俩身边了,能不能救回来你们,可就看你们的造化了,千万要撑住了,谁喊你们走,你们都别走。

  ”对着老者说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后,叶凡把少女被揭开的脸盖回原位,顾不得血肉模糊,一手在上面画了一个符文,口中念道:“驱邪治鬼,肉身速速还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随着话语落下,一道柔和的白光在叶凡手中闪现,渐渐将少女的头颅包裹住,继而包裹住她的全身,在白光中,少女的伤处快速愈合着。

  片刻后,白光回到叶凡手中隐现不见,少女的脸已经恢复如初,只上面挂着一些血迹,身体各处大小伤口已经痊愈。

  治好少女,叶凡额头冒出细汗,刚才的治疗耗费了他不少的内气和体力。

  老者已经晕了过去,叶凡抹了把汗,把手按在老者的腹部,如法炮制救人。

  不多时,老者的肚子开始蠕动起来,肠子吸回腹中,肚皮很快愈合了。

  治疗完毕,叶凡吐了口气出来,“还好两人都命大,全救回来了。

  ”边上,云鸽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两个眼看着要死的人,顷刻间伤口愈合,没事了。

  “怎,这怎么可能!”“别一惊一乍的,不就救两人嘛,有什么不可能,我国地大物博,能人异士多了,你没见识而已。

  ”叶凡说道。

  累得不行,身上有些发软,叶凡干脆倒在田地里躺着,瞅了瞅自己刚内定不久的小媳妇,朝她勾了勾手指,“实话和你说,我虽然不是神仙,但是打小儿被几个半仙抓了去抓了去修仙,说是修道也行。

  几个师父说什么我骨骼惊奇,福缘深厚,是百年难遇的修仙材料,硬把我抓去,让我修炼,刚才用的是中医脉络学配合仙法施展出的医术。

  ”原本压根不信叶凡的鬼话,但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不由得云鸽不信,蹲在叶凡身边,问道:“你真的是神仙?”“或许有,但我不是,我应该还是凡人一个,要不然怎么找你这么个亲亲好老婆。

  ”叶凡说着,手不老实的拉住了云鸽的小手。

  “没正经,谁你是老婆!”云鸽嗔了一句,却没打开叶凡的手,目中多了份柔情,“呐,你早前说的话算不算数?”“什么话?”云鸽说道:“教我仙术。

  ”叶凡坏坏道:“没问题,不过得你成了我老婆才行。

  一起修炼哦,嘿嘿嘿。

  ”云鸽嗔道:“谁理你。

  ”很快,几辆警车从花都方向过来,几乎前后脚,两辆救护车赶到。

  云鸽留在现场协助同事勘察事故现场,告知事故发生的情况,叶凡陪同医护人员送两个伤者去花都市就医,临走前要了云鸽的电话号码。

  一老一少两个伤者的伤早已经给叶凡治好了,就是虚弱了点昏厥了过过去,他们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刚进花都市市区,叶凡瞅见路边站着一个人,赶紧叫停车子,走了下去,“老婆,你怎么在这里。

  ”于梦瑶就站在路旁,看到叶凡后,眼睛先是一亮,却马上别过头去,“你谁呀,我不认识你。

  ”短短时间,于梦瑶已经换了套衣服,身上一件米黄色过膝连体礼裙,脚踏低跟凉鞋。

  礼裙非常保守,可是还是掩不住她的好身材,身前让人羡慕,诱人极了。

  

  老婆和别人干,我在等着 干朋友老婆杨瑞1我也疯狂了起来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的声音,暖色的灯光下,她低声说着爱我,我难辨其中真假各有几分,不过即便如此,但是面对迷人的她,我又怎么舍得拒绝,迷醉在恍若如梦境,奇幻而沉香的美妙中。

    我们不是恋人也不是夫妻,遇到她的时候我刚刚失恋,失恋后,我可以说是放纵的过着,整天和一些哥们聚会喝酒,他们看我每天那么消沉以为我是想不开(啊啊……),其实我有点是喜欢上那种自由自在的日子了。

  不过他们还是给我支了很多招,说什么去簺客,那是个空虚时候的好去处什么的。

  男人嘛,总归是不爱消停的,我也不例外。

  当时听了就一时心动跟着去买了套四星级别墅,很快我就收到了系统的自动推荐,多到让你眼花缭乱。

    她就是我在其中认识的“干妹妹”,但其实说是妹妹,她却比我大个几岁,还是个女强人,在一家500强的外企做主管,感情上的事她就没有再告诉我了。

  原本我印象中的女强人永远都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不苟言笑的一本正经,但是没想到她却喜欢被叫妹妹,而且聊了几句之后,就发现她比我想象中的更要温柔健谈多了。

    因为我职业是个建筑师,以前说话都是有些正经,但或许是她的这种反差更让我着迷,跟她聊天我也开始变得“嘴甜”起来。

  她说话的语气是很小女人的,很会撒娇,我呢每次也都像是个“大叔”一般,说了很多挑逗的话,每次的互动都让我心痒痒的,只是我们之间始终还是隔着一层模糊的网络,不过我知道如果我和她见面,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毕竟在那上面的很多女人大多都是有故事的。

     不过开始的几次,不是我有事就是她在忙,一直没凑到时间。

  认识了大概有一个星期吧,她主动约我见面,正巧我也没什么事情,我们就约好了去郊外泡温泉。

  其实对于第一次见面约在那种地方,我是很开心的,但是又怕我很开心答应了,她会多想,但是她说正好是朋友开的,而且最近一直很忙,想去放松放松,我也就说了好。

    第一眼看到她,目测有1米63,匀称的身材显得凹凸有致,化着淡淡的妆容,第一眼见她,我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了,虽然长得很清纯,不过或许因为工作环境,穿着打扮都很妩媚。

  开车载着她去那的路上,她显得很开心,一路放着音乐,说自己最近忙死了,还问我前几次爽了约怪不怪她。

    我当然不会怪了,然后又跟她聊了些工作上的事。

  不知不觉很快就到了那个度假山庄,那的环境很好,温泉的位置也很隐蔽,周围都被草树环绕着。

  本来到的时候就有些晚了,那天我们一直泡到了晚上,在池水里打情骂俏,动手动脚。

  我必须承认我心里是有些想法的,尤其刚才看到换了泳衣的她,再加上刚才泼水时候的互动,让我也确信她对我也是有好感的。

     而且刚到山庄去订房间的时候,只剩下一间房,我正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她却笑着跟我说:“难道你原本想定两间吗?”这些种种不难让我心有悸动。

  后来玩累了,两个人就靠在旁边的石头上,赞叹着如画的景色,看着她的侧脸,逆着月光,我不自觉就说了“你今晚真美”。

    而且没想到那时的自己还会有小鹿乱撞般的兴奋,随后我不再忍耐,吻了她。

  她没有拒绝,后来,我就把她横空抱起,回了定好的房间,有了开始说的一幕。

    说实话,我确实不知道她说的爱我是不是真的,毕竟哥们也说过簺客的很多人都是为了一时的孤单,可能玩玩也就散了,很少有人会放真感情。

  后来回到家,过了没几天她果真是很快就解除了我们的关系,没有再联系我。

    有了之前的心理准备,我就没有再去打扰她,再说她没说自己的感情,可能也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已经有了家庭也说不准。

  不过这般自由潇洒的生活,我也从此爱上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2950.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4316.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6890.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743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545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1340.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7614.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2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