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免費 18 禁,新手必看

虽说张大山已经努力让自己很小心了,但还是发出了一些动静,身旁的嫂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嫂子,打扰你睡觉了。

  ”看到嫂子醒了,张大山满是歉意说道。

  “说哪的话呢,这有什么的。

  ”赵雪看了眼张大山,眼中闪过一丝羞涩,昨晚上,她可是快乐的很。

  不过张大山实在是太雄厚,而且又很是是威猛,让赵雪快乐的同时,又有一些吃不消了。

  现在醒来,她发现自己的双腿,还是有些隐隐作痛,赵雪估计走路都会疼。

  看着赵雪娇羞的表情,张大山感觉自己小腹又是一阵发热。

  “昨晚舒服吗,嫂子?”张大山伸手,摸了摸嫂子滑溜溜的脸蛋。

  “哼,老是问人家舒不舒服。

  ”赵雪轻哼一声:“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来,人家不害羞啊!”“哈哈!”张大山哈哈一笑,赵雪说的有道理,这种事情,哪里用问,看赵雪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她昨天晚上,很是满足。

  “嫂子,你在床上躺着,昨晚那么累,早饭我去做吧!”张大山穿好衣服说道。

  虽说现在躺在旁边的嫂子是光着身子,让张大山有些意动,但张大山觉得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吃饭,补充一下精力最好。

  而且现在张大山最在意是大哥张大宝,昨晚他喝了一斤米酒,就把张大山扔进了嫂子房间,然后把门锁上。

  张大山还真怕,张大宝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穿好衣服后,张大山就走到门前,一拉门就发现,外面的锁,已经被张大宝给开来了。

  拉开门,大中午的刺目阳光,完全照射进来。

  张大山发现,在地面上,有一张字条。

  张大山蹲下身子,捡起字条,上面写着几行歪歪扭扭的字。

  张大宝的文化水平只有小学三年级,虽说不高,但字还是会写的。

  字条上写到:“大山,我进城打工去了,你要好好照顾你嫂子,争取给咱们张家,续个香火!传宗接代这种事情,大哥是不行了,只能靠你了,知道了吗?”“等我打工赚钱,然后去医院。

  要是把我身体治好了,我就回来,要是治不好,就不回来了!”看到这里,泪水从张大山眼眶中涌出:“大哥啊,你这又是何苦呢!”“就算你治不好,不能传宗接代,我也会养你的啊,长兄为父啊!”张大宝虽说脾气暴躁,但对张大山却很爱护。

  张大山爸妈死得早,在张大山六年级的时候,就得病双双去世了。

  张大山可以说,都是大哥张大宝一手拉扯长大的。

  从六年级到大学的学费,都是张大宝下地干活,一点一点的赚来的。

  张大山记得,他上大学的时候,学费不够。

  张大宝把家了养了好几年的老黄牛给卖掉,这才凑够了张大山上大学的学费。

  到了大学,张大山也很懂事,努力学习,年年拿奖学金,也攒了一些钱来。

  这次回家,他还准备把这些钱交给张大宝,哪知道对方居然就这样走了。

  “大哥……”张大山心情激动,对于张大宝,他从心里面感激。

  “你放心,嫂子我一定会照顾好的!”张大山心中暗暗想到,随后去了厨房做饭。

  张大山下了一锅面条,做好之后,端给嫂子吃。

  吃完饭,张大山便是出了屋,到了村子转悠。

  他是大学毕业生,目光、眼界、抱负,自然不会像是农村人那样,局限在一个小小的地方。

  张大山想用自己所学,把家乡建设好。

  不一会,就是转到了村里的打谷场。

  这打谷场,是村里一个巨大的水泥路广场,由村里众人,一块集资建造的,也是村里唯一一个有水泥的地方。

  村里人收来的花生、苞米,大部分都放到这打谷场上面。

  此时打谷场上面,有不少乡亲在忙着农活,张大山刚到家,索性就和这些陈二娃、谢大伯等人,聊聊天,大概知晓了这段时间,家乡的发展,基本上原先一样,一成不变。

  “要用我所学,建设家乡啊!”张大山暗暗想到,和乡亲们告别,张大山朝着村东边嘎子河走去。

  嘎子河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河水温凉,张大山小时候,没少在嘎子河洗澡。

  张大山走了一天,也是累了,再加上有好多年没来嘎子河了,索性就过来看看,顺便洗个澡。

  哗啦啦……嘎子河河水流淌,和张大山小时候一样,河水清澈。

  天气炎热的很,再加上张大山走路过来,脸上都是汗水。

  他直接脱掉衣服,准备下河洗澡。

  忽然,张大山听到有水花声音传来,他朝前一步,透过嘎子河岸边树木间的缝隙,隐隐约约的看见在河里面,站着一个人影。

  “咦,居然还有人和我一样,喜欢到嘎子河洗澡。

  ”张大山心中暗暗想到,往前走了几步。

  走到嘎子河不远处,看到河里面的人影,张大山眼皮一跳,紧接着就是感觉到自己小腹,一阵发热起来。

  嘎子河里面,站着的是一个女人。

  张大山一眼就能认出来,是村里面的桂花姐。

  桂花姐二十五的时候,嫁到了村里,长得很漂亮,皮肤又白又嫩,身材也很好,也算是村里的村花。

  当时村里人都说,王大壮能把桂花姐娶回家,是祖上攒了八辈子的艳福。

  那时候张大山还在上高中,也正是青春期,热血躁动的时候,晚上睡不着,没少想着桂花姐。

  张大山没想到,几年没见,桂花姐的身材,保养的还是那么的好。

  那身上皮肤,就像是还没长成的苞米,张大山估计,一伸手都能掐出水来。

  不过后来传闻,桂花姐和丈夫王大壮结婚,没到两个月,王大壮就因病去世了。

  村子里对此事议论纷纷,都在传言,说是桂花姐克死了自己的丈夫,也因此,村里再也没有和桂花姐往来了。

  这些年,桂花姐基本上都是过着独居的生活,一直也没有再改嫁的意思。

  对于克死丈夫这种事情,张大山自然是完全不相信的。

  张大山又是看向河里,此时桂花姐正半河岸边的石头上,玉手捧起河水,浇在了自己玲珑有致的身体上。

  冰凉的河水滑过他的脖颈,向下流淌,滑过光洁的小腹,随后又落在河水中。

  一旁看着的张大山,死死盯着桂花姐的身体直吞口水,要是自己就是那河水就好了,在桂花姐的全身游走,那感觉肯定很舒服。

  而下一刻,张大山眼睛一瞪,直接惊呆了,感觉自己小腹的火焰,疯狂燃烧起来。

  只见这时候,桂花姐忽然左手,伸向了自己身上,双手不断的动作,她双目紧紧闭着,发出“嗯嗯”的压抑声响,一脸享受表情。

  同时,她另一只手,动作一番之后,便是慢慢伸向身下…….张大山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村里的村花、漂亮寡妇,居然自己一个人在嘎子河里面,做那事。

  随着桂花姐的动作,清澈水花也被溅起。

  桂花姐紧闭着双目,玲珑有致的身体在晃动。

  她的脸上,红晕泛起。

  “啊……”一声带着压抑了很长时间的满足声音,响了起来。

  一旁看着的张大山感觉小腹火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忽然,张大山觉得桂花姐和他的眼神,互相触碰在了一起。

  张大山有些尴尬,他现在的距离,和嘎子河还是很近的,刚才只顾着看,居然忘记躲起来了。

  “大山!”桂花姐声音传来,带着意外与吃惊,她没想到,自己一个人躲河边做那种事的时候,居然有人来了。

  “桂花姐……”张大山满脸尴尬的挠挠头,一时不会,不知道怎么开口。

  桂花姐好看的大眼睛,盯着张大山打量了一会,说道:“过来。

  ”张大山顶着头皮走过去,他已经做好了被桂花姐臭骂一顿的准备了。

  “我好看吗?”桂花姐忽然问道。

  “啥?”张大山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桂花姐没骂他就算了,居然问出这种话。

  桂花姐眉头一皱,显然对张大山发愣有些不满意。

  她整个人忽然从河水里面站起来,整个人完美的身材,在张大山面前,完全展露,看得张大山呼吸一阵急促。

  太好看了!此时的桂花姐,身上还挂着水珠,完全就是一个刚出浴的美人,夺人心魄。

  张大山恨不得把桂花姐扑到河岸上,好好的缠绵一番。

  桂花姐上岸,走到张大山旁边,忽然伸出手,拉起了张大山的胳膊,紧接着便把他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又是问道:“大山,我好看吗?”“好看!”张大山当即答道。

  桂花姐早年死了丈夫,自己一个人生活,显然是个寂寞难耐的美寡妇啊!对方如此主动,很显然,看上张大山了。

  “好看的话,就陪我洗洗澡吧!”桂花姐盈盈一笑,说着,一只手就伸过来,要抓张大山的衣服。

  张大山根本没穿多少衣服,没一会,就和桂花姐一样,坦诚相待。

  现在,两人衣服都已经脱了,张大山再也不像是刚才那么尴尬了。

  他一伸手,就把桂花姐的温软娇躯抱在怀里……桂花姐其实命也苦,刚嫁个丈夫,没到两个月,丈夫就病死了。

  大家都说桂花姐克夫,村里人自然不知道,但是桂花姐知道。

  她丈夫王大壮,自制力不行,把持不住。

  见到桂花姐美貌漂亮,一连几天半个月没出门,天天在家和她恩爱。

  每天这样子,半个月就脚(玉米地做爰全过程)步虚发,精力虚脱了。

  最后两个月都没撑到,直接是撒手归西,但是因此,桂花姐却落了一个克夫的名声。

  “他死了就算了,可苦了我啊,守了这么多年活寡!”享受着张大山的怀抱,桂花姐一边舔着嘴唇,一边心中暗暗想到。

  久违多年,张大山身上的男人气息,仿若把她什么压抑着的东西勾起来一样,让她心中极其难耐。

  “嗯哼……大山,快点……”忽然,张大山停下了手上动作。

  “大山,怎么了?”桂花姐睁开迷离双眼,好奇看着张大山。

  她现在正在兴头上,在这关键时候,张大山却忽然停下手上动作,让桂花姐有些不开心了。

  “桂花姐,你舒服了,我不舒服啊!”张大山咧嘴坏笑道。

  “让你抱,你还不舒服,那你还要怎样?”桂花姐白了张大山一眼。

  “你让我抱,舒服的是你,我这只是过了过手瘾,也就一会舒服。

  ”张大山满脸坏笑。

  “那你想怎样?”张大山指了指自己的身子,笑眯眯道:“桂花姐,我把你伺候舒服了,现在你是不是也该帮帮我了!”总不能一直让这寡妇舒服吧,张大山也要舒服一下。

  

我本来想要背过身子去,但是又舍不得。

  毕竟夏雪艳这么一个美女,在我面前脱衣服,要说我不想看,那完全就是假的。

  “你又不是没有看过,想看就看吧。

  ”夏雪艳这么说着,最后竟然直接就把底裤也给脱掉了。

  看着夏雪艳暴露在空气之中的白皙翘臀,我眼睛都直了。

  这也太刺激了吧!脱完衣服之后,夏雪艳就走到自己的桌子边,开始翻找东西。

  而那张桌子,就是今天老板强上她,我给她擦身子的地方。

  她脱成这个样子,究竟是要干什么呢?我心中疑惑,难道……我连忙摇摇头,将夏雪艳要跟我那啥的想法给摇出脑袋,这未免有点太魔幻了。

  “那啥,你今早给我看的那些照片,能给我发一份不?”气氛实在是有些暧昧,我只好问些别的事情来稀释这种暧昧的感觉。

  “什么照片?”夏雪艳还是在找东西,头都没抬一下。

  “就是我嫂子……”“哦,那些啊,已经没了。

  ”我话还没说完,夏雪艳就直接打断了我的话,然后便停止了翻找,拿着一个小瓶子,朝我走了过来。

  她的话,让我愣了一愣。

  “你走了之后,我老公,就是你老板,又来了,还把我的手机给摔坏了,照片也跟着没了。

  ”“什么?照片没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夏雪艳的话。

  “嗯。

  没了。

  ”夏雪艳显得十分无奈。

  一听这话,我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直接就对着夏雪艳喊道:“那我怎么证明我嫂子有鬼?她根本不承认这件事!”“不知道,但是依我看,单凭几张照片,也不能就确定那是你嫂子。

  说不定,只是长得像而已。

  ”夏雪艳耸了耸肩膀,她胸前的一对大白兔也跟着跳跃了起来。

  “那你跟我去找她,咱们当面对质。

  ”面对我的提议,夏雪艳却并不同意:“不行,要是认错人了呢?我不会去的,又没有十足的证据,这种得罪人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夏雪艳说完,根本就不给我反应的时间,直接就将她手上的小瓶子往我手里一塞,然后就趴在了沙发上了,对着我翘起了屁股。

  “来,给我擦药。

  ”说完,夏雪艳就把她那臀部,又对着我翘得高了一些。

  说实话,夏雪艳现在的姿势,实在是十分魅惑。

  在她脱完衣服之后,我就已经有了反应,现在她这么翘着屁股趴在我面前,我简直都快要把持不住了。

  “你还在等什么啊,赶紧过来呀。

  ”夏雪艳在沙发上趴好了之后,娇滴滴地这么对我说到。

  同时,她一只光着的脚丫子朝着我就伸了过来,慢慢地攀上了我的腿。

  看着夏雪艳的这么一副样子,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夏雪艳有点让我捉摸不透,要是之前,我可能就扑上去了,但现在我的心里还是对她多了一丝防备。

  “夏姐,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别给我开这样的玩笑了吧。

  ”咽了一口唾沫,我有些艰难地说道。

  夏雪艳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大美人,虽然说她年纪比我要大上一些,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她比我还小一样,就算是我心里没有想那些事情,但是她这么趴在我面前,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夏雪艳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认真的,有些责怪地对着我说了一句:“谁跟你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再说,你又不是没看过,连我的那个地方……再看看也没有什么……”她这么一说,我有些犹豫,并没有按照她说的那样,走到她身边去。

  夏雪艳在沙发上支起了上半身,这么一来,她身前的那一对,看着就更加大了。

  夏雪艳的胸部,跟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雪白的皮肤,晃的我眼睛都跟着花了。

  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夏雪艳一点也不害羞,直接就大大方方地将整个上半身都支了起来,还转换了一个角度,以便于我看的更加清楚。

  察觉到了夏雪艳的举动,我一边在心里感谢她肯让我饱览春光,一边又有些忐忑。

  她脱成这个样子,还没穿裤子,屁股正好对着我,人也趴在沙发上,这要是老板又来一次,那我可不就正好玩儿完吗?不过就像是特意解答我的疑问一样,夏雪艳扭了扭她的小细腰,接着便安慰我道:“你放心,这会儿正是中午,不会有人过来的。

  至于老板……他已经去联系李老板了。

  ”说这话的时候,夏雪艳的脑袋慢慢地垂了下去,显得十分落寞和伤心。

  我知道,她所说的去联系李老板,一定是和老板威胁她拍照给别的男人的看得事情有关。

  一想到夏雪艳被老板逼着拍照,再看着夏雪艳身上被老板给弄出来的大大小小的青紫色痕迹,我心里就有些老大不舒服。

  出于私心,我竟然有些不愿意夏雪艳的身体被别的男人看,虽然,她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也没有跟她发生过什么。

  “那你,真的要去拍那种照片吗?”沉默了一会儿,我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便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话一说出口,我就有些后悔这么问了。

  废话,哪个女人愿意把自己脱光了,然后还要摆出各种姿势,拍下照片给陌生男人看?果不其然,我这么一问,夏雪艳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愤怒:“我不去!”“我说什么也不会去的,谁爱去谁去,总之,不要找我!这样的侮辱,我可(豁达大度)承受不起!”嘴里这么说着,夏雪艳一双白皙的小手,也在不断地捶打着她身下的沙发。

  由于情绪实在是有些激动,夏雪艳的整个身体都跟着她的动作而扭动了起来。

  夏雪艳这么一动,她那本来就故意对着我的屁股,这会儿正好就张开了一些,于是,我便又看见了她双腿之间那最为隐秘的地带……夏雪艳还在继续说着什么,但是我已经没有那个心思继续去听了,只隐隐约约听见她说什么,自己会想办法,保护好自己之类的。

  “你看我说这些干什么,真是让你见笑了。

  ”可能是夏雪艳知道我也没有在认真听她说的缘故,跟我抱怨了一会儿之后,夏雪艳便有些自嘲地说了这么一句。

  我并没有回答夏雪艳的话。

  这个时候,我正盯着夏雪艳的那个地方看呢,哪有时间管她在说些什么?“哎呀,你赶紧过来给我上药呀!”夏雪艳看见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屁股看,一下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便这么叫了我一句。

  “哦。

  ”我有些不在状态,嘴里答应了一声,人就朝着夏雪艳走了过去。

  等我回过神来之后,我已经拿着药瓶,坐在了夏雪艳的身边。

  “你看着给我上药吧,然后按摩一下。

  ”夏雪艳说完之后,就没有再开口了。

  看着夏雪艳那白皙的翘臀,我咽了一口唾沫,只能照着她说的办。

  将药油倒在了我的手上之后,我轻轻地抹在了夏雪艳的身上。

  她身上的皮肤本来就很白,老板在她身上又掐又打之后,留下的痕迹就十分明显。

  看着夏雪艳那雪白的皮肤上面,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我不由得就有些心疼她。

  给她擦药的时候,我也有些紧张,一方面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给一个女人这样擦药过,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怕把她给弄疼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66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703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603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661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5405.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446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122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4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