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搭訕 母 女,新手必看

你别担心了,这件事情燕姐会解决的。

  ”菲菲姐双手抱着我说道。

  “你这个小傻瓜。

  ”“你才是一个小傻瓜,今天要不是我来的及时的话,后果不敢想象。

  ”我碰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

  “所以姐姐现在要奖励你呀!”她的双手抱住了我,眼神迷离看着我。

  然后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主动抱住我献吻。

  标准的法式舌吻,足足亲了十几秒钟,她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嘻嘻,喜欢吗?这是姐姐奖励给你。

  ”菲菲姐脸上露出笑容。

  我当然喜欢了,而且还是非常的喜欢。

  “我还要。

  ”我抱住她的腰,还没有等她来得及反应,直接亲吻她性感的小嘴。

  呜呜……娇滴滴的声音。

  充满了诱惑力。

  听在我的耳朵里,感觉爽极了。

  渐渐地。

  我和她的之间的情绪达到了顶点。

  我把包厢里的灯关掉了。

  黑夜里,我更加大胆。

  因为这时候,没有人能够看见我。

  我趁着菲菲姐诧异的时候,双手直接抱住了她,撕开了她的衣服。

  菲菲姐经验十分丰富,配合着我的演出。

  我把她压在沙发上。

  她身上的裙子,很快被我掀开了。

  呜呜……我喘着沉重的气息打在她的脸上。

  她精致的小脸,出现了一片红晕。

  “阿伟,别这样……”菲菲姐,羞涩的转过头去。

  “菲菲姐,我想要你……”黑夜里,我仗着胆子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她没有说话。

  我当她默许了。

  我右手撕开了身上的衬衣。

  她全身情不自禁颤抖了一下。

  正当我打算进一步的时候,菲菲姐闭上了眼睛。

  我借着黑夜,胆子逐渐变大了。

  我的手悄悄攀爬到了她的双腿之间。

  咚咚……包厢的门被打开了。

  “菲(极品少妇的诱惑)菲,你们怎么把灯关上了。

  ”燕姐的声音突然传来,吓得我急忙离开了菲菲姐身体上。

  咔!灯光打开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起身,燕姐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二人。

  “你们……”燕姐右手指着我们,随即笑道。

  “不好意思打扰了。

  ”燕姐转身离去。

  我尴尬的看着菲菲姐。

  菲菲姐也不好意思看着我。

  她起身拉着我的手。

  “这么晚了,我们去吃饭吧。

  ”我点了点头。

  等待菲菲姐换好了一身衣服之后,我来到了一家名为《食为仙》饭店。

  分别点了土豆鸡肉,烧腊茄子,以及红烧豆腐三道家常菜。

  大概等了十分钟之后,菜都上齐了。

  色香味俱全,我和菲菲姐食欲大开。

  菲菲姐目光定在这几道菜上,笑道:“好吃极了,阿伟,你也多吃一点。

  ”我们两人都要了一些酒水。

  菲菲姐举杯笑道:“阿伟,我敬你。

  ”我和她轻轻碰杯。

  随即,分别沉浸在各自的美食里。

  吃过饭之后,已经是晚上三点多了。

  这个时间,小姨肯定是睡着了。

  我不想回家打扰她睡觉。

  打算回到天上人间的包厢里,对付一夜。

  我将菲菲姐送到宿舍楼下,刚要转身离去。

  菲菲姐拉住了我的手说道:“不上去喝杯茶?”喝茶?这么晚了,还喝茶。

  我看到菲菲姐眼神明白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

  楼梯里,我和她面对面。

  在这个单独的空间里,只有我和她二人。

  目光对视。

  菲菲姐精致的脸蛋又变得红晕起来。

  于是她躲在一旁,美目翻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6楼,来到了卧室的门口。

  菲菲姐刚要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看到菲菲姐那性感的臀部,我在控制不住了心中那股欲望。

  直接将菲菲姐抱在怀里。

  推开了门。

  我们一拥而入。

  “阿伟,打开灯吧,我怕黑。

  ”菲菲姐,羞涩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打开了灯光。

  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她精致的脸蛋。

  

表嫂夏欢今晚穿得十分的暴露,黑色皮衣里是件低胸的打底衫,露出大片雪白,高傲的挺立着。

  紧身的包臀短裙完全无法遮掩她的翘臀,高跟鞋被她随意脱在门口,浑身酒气的她进门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不仅仅身材好,还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五官比手机上经常看到的网红还精致,随便涂点化妆品,看起来就更加惊艳了。

  自从表哥进了监狱之后,她白天上班晚上喝酒,性情大变。

  表哥酗酒撞死人进了监狱判了七年,临走之前他嘱托我一定要照看好表嫂,不能让她受了委屈!“郑斌,滚过来!帮我脱袜子。

  ”“来了,嫂子。

  ”她在家对我指手画脚惯了,我也不敢生气,寄人篱下,连工作都没有,这种气可没少受。

  我唯唯诺诺的凑到跟前,此时涂着口红的夏欢更加妖娆了,眼神从她腿上扫过的时候,心中难免一阵燥热。

  小心翼翼的从她大腿上慢慢褪下黑色的丝袜,露出她那匀称性感的美腿,一直褪到那双白皙小脚丫子上,慢慢将袜子脱了下去。

  表嫂的脚丫子很好看,白白嫩嫩的,还涂上了油光发凉的指甲油,看起来很可爱很性感。

  那光滑细腻的触感让我的呼吸都重了几分,最关键是,我跪在地板上给她脱袜子,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那短裙深处,匆匆瞥了一眼没敢多看,是蕾丝的。

  夏欢随手提起自己的名牌包就砸在了我的脸上,“愣着干嘛,扶我去房间!”(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这些天她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平时早中餐都做饭给她吃,就连她的衣服内衣裤都是我洗的!现在她喝醉了还是如此。

  我真的是羞怒交集,用手过去搂着她,触碰到她紧致滑腻的小蛮腰的时候,心思却也有些晃动了。

  她十分的苗条,身材很好,是有马甲线的性感女人,那身子搂着的时候软软的,柔弱无骨,十分的有感觉。

  她身上散发着一种体香和香水混合的味道,还有葡萄酒的香味,这让我闻起来有些沁人心脾,身体的火热又加重了不少。

  夏欢是独生女,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爸妈都在国外。

  表哥来他们家当上门女婿,说好了生了孩子就把父母从国外接回来。

  可是表哥连碰都没有碰过这个女人就进去了……和夏欢相处这些日子,我发现她有时候冷冰冰的,脾气还比较火爆,心情好的时候可能和才跟我聊几句。

  这时候夏欢一边往房间里面走,一边含糊其辞的说着醉话。

  说守活寡什么的。

  夏欢一边骂着一边在我的搀扶下进了她的卧室。

  好不容易才把她搀扶到了床边上,只是看着表嫂倒在床上的那一刻,我瞬间凌乱了!她原本穿着的低胸装,这时候倒在床上之后,领口开得有点大,我从上往下看能看到大半个白腻的酥峰和深深的沟壑……表嫂倒在床上的时候还轻轻的娇吟了一声,这让我一阵神经都绷紧了,这种声音真的好像是女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而这时候已经则腾出了一身汗,被她这一阵娇吟,腹地之下的火热就更加的火热了!表嫂的酒劲似乎越来越大了,此时像是个怨妇一样发疯似的在骂着我表哥,旁若无人的开始扯掉自己的衣服,皮夹克被扔到地上,露出平坦的小腹。

  “嫂子…别!”在我震惊之中,嫂子竟然已经扯开了自己的内衣带子,蹭的一声,两团雪白弹了出来,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二十二年我从来没有碰过女人,就这一下看到我都直接愣在原地!我强忍着腹下的火热,我给她打开了窗户透气,看也没有敢多看,转身逃也似的出了房间。

  回到客厅之后依旧无法平静,曾经幻想过很多次表嫂的身体,但从未想过高高在上的嫂子会在我面前这般。

  鬼使神差的,我拿起嫂子扔在沙发上的丝袜闻了一下,有一股清新的体味和淡淡的香水味。

  可是就在我把手伸进裤子那一刹那,表嫂的喊声十分突兀的从房间里传来:“嗯…给我。

  ”听着她温柔的呢喃声,我心头一阵颤抖,难道表嫂还有什么需求不成?从门缝里看见她紧闭着双眼,满脸通红,身子不断扭动着,胸口颤动,手竟然放在了自己大腿深处。

  我心跳加速,是醒着的还是没醒?随着动作的加大,嫂子把短裙脱了,那条蕾丝内内也脱了,褪到小腿根部。

  只可惜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红唇轻启,嘴里呓语听不大清楚,断断续续听出来点,应该是叫了谁的名字,说爱他,想要,痒难受之类的。

  知道她根本就没清醒,我胆子也大了起来,小声喊了句嫂子,见她没动静后我直接进了房间。

  房间里一股酒味混着女性特有的气味,嫂子的动作越来越大,听着她不断发出诱人的声音,让我浑身燥热难耐。

  近距离观察了嫂子的身体,连她身下的床单都被画上了诱人的地图。

  然而还不等我做什么,表嫂的手突然将我拉倒在了床上,把我的手放在她那柔软的地方。

  “陈平哥…”我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神色一愣,不是表哥的名字?陈平这家伙是个企业家,还是挺有名气的财经新闻报道的坐客专家。

  对方有才华有地位有金钱,样貌年轻帅气,言谈举止风度翩翩,确实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女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男人。

  我心里头默念着她的话语,顿时我替表哥感觉到脑袋上绿油油的了。

  我带着愤怒,表嫂竟然在想着别的男人,我好想代替表哥惩罚她!他就算进了监狱也不忘让我暂时先照看夏欢,不让她伤心。

  我本以为她这阵子整天喝酒是因为表哥而伤心,却不想是在外面勾搭野男人,连喝多做出这种事情都是在想着别的男人。

  性格很直的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夏欢迷离着眼睛看着我,似乎是酒劲上来了,更加的动情!“我和我爸爸妈妈说了,他们让我重新找对象,我不可能等这个废物出监狱了才要孩子的……陈平哥,我和他还没有做过……”她嘴上无意识的说着,此时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那个市电视财经频道上那个企业家陈平了!就在我正走神这会儿,一只细腻滑嫩的小手竟然从我的裤头探了进去,一把握住那处。

  “好烫…想…”喝醉的表嫂对着我耳根直喘气,抓住我的小手竟然动了起来…我这时候且羞且怒且畏惧,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表嫂会摸我,我也不曾想自己会和她倒在一张床上!而且更过分的是她直接起身了,将她娇柔的身体全部压在我的身上,我一阵紧张,紧张中也带着慌乱,慌乱中带着火热,火热中是一种无法控制自己!她原本就暴露出来的胸脯这时候整个倒挂在我面前,挤压着我的胸膛,我能看到面前的巨峰在她的挤压下动作下,不断的变形了。

  从来没有这样经历的我,一下子身体仿佛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瘫在床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2600.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1355.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358.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3892.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3610.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3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125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d.aspx?3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