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ニューハーフ,新手必看

刘悦满脸潮红,娇躯已经在微微颤抖了:“行……耐子,你,你动一下……不动的话我更难受。

  ”李耐知道她来感觉了,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也缓缓活动起来。

  起初,刘悦只是小声哼唧,但随着李耐速度越来越快,她的声音也逐渐高亢,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受不了了,耐子,姐受不了了……”刘悦红润的小嘴微张,娇躯簌簌颤抖,某一刻,她瞳孔涣散,忽地弓起身子,身体一阵颤抖过后,彻底瘫了下来。

  李耐强忍着心底那股火,嘶哑着开口问道:“姐,感觉怎么样?”刘悦喘息了许久,身体上的潮红才逐渐褪去,最终回过了神来,急忙再次夹紧了双腿。

  “挺……挺舒服的。

  耐子,这是不是说明按摩治疗出效果了?”李耐微笑着点了点头:“当然,舒服了,自然是有效果了。

  小悦姐,每有一次这种感觉,就算是一个疗程,这第一个疗程算是做完了。

  ”第一个疗程,这意思不是,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疗程?刘悦本能地想要拒绝,但忽然间想起什么,俏脸更红,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竟然鬼使神差般点了点头。

  就在她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外面却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李耐忍不住嘀咕一句,怎么每次做这种事都有人来打扰?“小悦姐,快钻到被子里,虽然是治病,但让人看见也不好!”敲门声愈发急促,李耐急忙道。

  刘悦早吓坏了,俏脸煞白,不用李耐提醒,她就抓着衣服藏进了被子里。

  李耐深吸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又简单收拾了一下,才去开门。

  当看到敲门之人时,李耐吃了一惊,差点被吓得一哆嗦,竟然是村主任的儿子,刘悦的丈夫,高壮!这小子虽然名字里带个壮字,可其实身形并不是很高大,却常年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让李耐有种想狠狠抽他的冲动。

  “大壮哥,来买点儿啥?我去给你拿。

  ”“耐子,这大白天的,你自个儿躲家里干啥呢?”门一开,高壮就一脚迈了进来,丝毫没有避讳,就像进了自家后花园一般。

  李耐翻了个白眼,心里怒骂,当这儿是你自己家了啊?看到炕上的被子鼓囊囊的,高壮意味深长地猥琐一笑,伸手就要去抓:“耐子,你这里边藏了啥货啊,也不给我看看呢?”李耐吓了一大跳,急忙冲上去抓住了高壮的胳膊。

  “大壮哥,这个不能动……”“有啥不能动的?”高壮一脸不爽。

  李耐心中一沉,决定铤而走险,便笑嘻嘻开口解释道:“大壮哥,我也不小了,这不是有那方面的需求嘛,被子里……嘿嘿,没想到让大壮哥撞上了,怪不好意思的。

  ”“女孩子家家的,脸皮薄,大壮哥你看……”李耐一脸为难之色。

  高壮愣了愣才听懂了,敢情这小子是找了个对象,大白天干那事啊?“耐子,哥不动,哥就帮忙看看,你这对象长得咋样,能不能配得上咱村的大学生!”李耐本以为这么说,这家伙就不会继续了,没想到高壮却忽然间再次伸手,一脸淫邪之色。

  李耐瞳孔猛然一缩,心跳都漏了一拍。

  眼看着高壮的手捏住了被子一角,李耐的心也彻底沉到了谷底,刘悦被发现,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柳沟村里,谁不知道高壮这家伙心眼儿小,睚眦必报?到时候就算能用看病的理由解释,他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就在李耐的大脑一片空白时,高壮却忽然间松开了被角,然后缩回了手,嘿嘿一笑:“耐子,看把你吓的脸都白了,跟你开玩笑的!”“年轻人嘛,喜欢弄很正常,但以后还是别在白天乱搞了。

  ”高壮用力拍了拍李耐的肩膀:“到了晚上,随便你们怎么折腾,是不?”“是是是!”李耐急忙点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回去,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

  到了晚上随便折腾?如果这家伙知道被子里藏着的是他媳妇儿,会是啥表情?正想着,高壮开口道:“耐子,走,跟哥去喝点酒吧。

  ”说着,他又笑吟吟地冲着被子里的人叫道:“弟妹,待会你帮耐子看门!”被子里,刘悦早就听出外面的人是自己丈夫了,吓得花容失色,好在没有暴露。

  此时又听他这么说,心里有些好笑。

  “大壮哥,我不会喝酒的,还是别了吧……”李耐苦笑着推辞道,眼珠子又转了转,心里不知盘算着什么。

  “哎,老爷们不喝酒怎么行?”高壮红着鼻子吼道:“喝酒喝不开,怎么做一家之主,怎么催女人干活?”说着话,一股腥臭的酒气便从他嘴里飘散了出来,李耐皱了皱眉头,这家伙一大早就喝酒了?“我跟你说,我家那个不要脸的婆娘,整天就他娘的知道往外跑,今天连饭都没给老子做……让我逮到,看我不抽死她!”“娘的,害得老子只能喝酒解闷,这B娘们,孩子生不了,干活也不好好干,指不定是和哪个野男人私会去了!”李耐顿时就乐了:“大壮哥,其实事情未必像你想的那么糟……行吧,既然你想喝,那老弟就陪你喝两盅。

  ”说着便翻箱倒柜找了瓶白酒,拉着高壮到了外面,俩人坐到门口就开始喝。

  高壮本来就喝了一些,这会儿又尝到酒香,顿时心花怒放,两杯下肚,就大大咧咧吹起了牛皮:“耐子,哥不知道你啥眼光……你,你看那隔壁村的小翠儿,漂亮不?”“漂亮啊!”李耐一愣,下意识地回答道。

  小翠也是附近村里有名的水灵姑娘,虽然不及杨小雪漂亮,可也看得过去……高壮怎么突然提到她了?难道说,这高壮居然在背地里,和那小翠儿有染不成?“大壮哥,你不会和小翠儿好上了吧?厉害呀!”李耐眼珠滴溜溜一转,假装佩服地问道。

  但他心里想的是,如果高壮和其它女人有染,不就等于是背叛了刘悦?在早些年,李耐可是把刘悦当作姐姐一样的,现在刘悦嫁到高壮家里,可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何况这些委屈大多都是冤枉下来的。

  如今高壮不但打骂刘悦,还背着刘悦和别的女人偷情?他有什么脸面怀疑刘悦偷男人?李耐不能忍了,心中暗道一定要好好治一治高壮,让他吃上点儿苦头,也算替刘悦姐出口恶气……嗯,这个理由很正当。

  “你不知道,小翠儿的屁股有多大,我背着我爹给她偷偷送去十斤苞米,她就让俺摸了一把。

  啧啧,那叫一个舒服!你要知道,哥最不缺的就是苞米。

  ”“就是她总骂我,说进不去,你说这不是羞辱我吗?你是学医的,这儿有没有啥药能让俺那方面厉害一点儿?”李耐一听,顿时乐得一拍腿:“这你可找对人儿了,大壮哥,你等等,我去给你找找。

  ”说着,李耐就起身进屋,翻起角落里的一个木箱,边翻边笑吟吟道:“老爹为我娶媳妇准备,留了不少名贵药材,都在这里边,全是宝贝。

  ”“大壮哥,你可……”李耐还没说完,高壮就借着酒劲冲了上来,劈手夺过了一把黑乎乎的东西,直接塞进嘴里,然后猛灌了一口酒。

  “耐子,哥就谢谢你了。

  我这就去找小翠儿,让那小娘皮尝尝我的厉害,看她还不敢不敢瞎说!”“哥,你喝多了,还是我带你去吧。

  ”李耐急忙扶住高壮向外面走去,同时抽了抽嘴,这喝了也没多少,就醉成这样了?还以为这家伙有多厉(姐弟乱性)害呢。

  更让他无奈的是,那药本就性烈,只要泡酒的时候加一点儿就足够金枪不倒了,没想到高壮居然吞了一大把……这要是发作起来可咋办?出了门,正发愁怎么安置高壮,却忽然间看到隔壁张桂芳家的牛棚敞开着,老母牛肥硕的屁股正冲着外面,李耐顿时眼睛一亮,计上心来。

  “大壮哥,你看,小翠儿在那儿呢。

  ”李耐叫了一声,指了指牛棚的方向。

  高壮揉揉眼睛看了过去,顿时大喜:“老弟,我没吹牛皮吧?都告诉过你了,小翠儿的屁股就是大!”说着,他便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看着老牛的屁股,迷离的双眼中满是情欲:“翠儿啊,咋连姿势都摆好了呢?”“嘿嘿,你放心,我明天就拉一车苞米给你送过去……现在,先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听到这里,李耐就知道,这家伙要遭殃了。

  憋着笑等待了片刻,果然,一声惨叫忽然间从牛棚里传出,高壮被老牛踢了出来,疼得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这小翠儿咋这么大力气?”高壮哀嚎。

  这一踢把他肚子里的酒都踢出来了,忍不住脸色一青,又趴在地上大吐特吐了一番。

  “大壮哥,你咋这么不小心,这牛的屁股你怎么能认成小翠儿呢?”李耐叹了一口气,心里却乐开了花。

  这下动静可就闹大了,很快的,不少人都发现高壮被牛踢了,一群人前来围观,也有好事儿的村民跑去通知了村主任高文虎。

  村主任一来,便扑进了人群,满脸惊慌失措:“大壮,你这是咋了啊,是被谁给打成这样了啊?”李耐上前一步,哭丧着脸开口道:“高主任,大壮哥来找我喝酒,他自己喝多了,就去摸牛屁股,说是摸起来比女人的还要舒服。

  ”“儿啊,你咋这么蠢呢,牛屁股是你能摸得来的吗?”高文虎一阵心疼,又不知该如何责骂,便将矛头转向了李耐。

  “李耐,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在搞鬼?”高文虎一瞪眼睛,质问道。

  李耐摇摇头:“主任,你这就是冤枉人了!他自己要喝酒,我也没得办法,摸牛屁股的时候,我可拦他了呀!”高文虎心里门清,这里面一定有李耐的原因,否则自家儿子再怎么糊涂,也不会无缘无故把牛当作女人,还去摸牛屁股,这不是找死吗?可他偏偏说不上什么理来,只得冷哼了一声,扶着儿子回家了。

  李耐才懒得理会,这老流氓惦记杨小雪,他可是记在心里呢,幸好杨小雪冰雪聪明,看出了高文虎的猥琐意图,才没有中了他的奸计。

  随着高文虎的离开,围观的众人也开始唏嘘起来。

  “大壮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整天喝酒打牌,还把牛屁股当成女人的屁股,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哎,还不是被那小媳妇克的,妖精上了身?别提了,免得得罪人。

  ”“怕啥,现在村里谁不是在骂刘悦的?要不是这个小妖精,嫁进去的就是我家闺女,哪还会出这么多事儿。

  ”李耐听闻,不禁脸色一僵,这群人真是愚昧迷信,什么妖精上身都扯出来了,索性也不去辩解。

  谁会去和这些只会在背后嚼舌根的傻子争呢?

尽管身体与内心已经彻底缴械投降,可是她的嘴上还在硬撑着:“宋哥,不能这样,这里不是外面,而是我的家里啊。

  ”“没事,反正今天也是周末,你老公他也不会回来的。

  ”老宋满脸坏笑,两根手指不断被炽热液体灌溉,舒爽得他连语气都颤抖。

  已经逐渐到达巅峰的孙晓雪双手握着老宋手臂,艰难说道:“宋哥,我不行了,我真的快要不行了……”老宋见势急忙将孙晓雪双脚架在肩上,两只脚踩在床上呈下蹲的姿势,对双眼紧闭的孙晓雪说道:“晓雪,你快睁开眼睛,看看你宋哥我帅不帅!”因着孙晓雪此刻完全臣服在老宋手中,于是便很是听话(瓶子塞下体小说)地睁开双眼,看着老宋这副样子,语气颤抖地说:“宋哥,你真的太男人了,快要迷死我了。

  ”“接下来,我要美死你!”老宋说完之后,一手按着孙晓雪的小蛮腰,一手将自己的内裤猛地抓下,朝着那处就要挺进……孙晓雪的娇吟声很是诱人,同时间更加肆无忌惮,老宋听着就如同是在欣赏动人天籁,催动出他沉睡在体内多年的惊人情欲,攻势更加威猛。

  她的眼神迷离,却是丝毫不敢闭上双眼,否则错过这迷人的雄性气息岂不是倍感失望?她被老宋紧紧搂抱着,双腿自然是搭放在老宋腰间,紧紧地用力夹着,急不可耐地想要让他马上就将自己这把锁,严丝合缝地打开。

  老宋亲吻着她的身体,孙晓雪的胸前起伏不停,犹如受到过撩拨般,那两团致命柔软更加翘挺,直直地挺立在老宋眼前。

  老宋一边爽着,嘴里面一边发出粗哼声。

  孙晓雪双手紧紧抓着他的双肩,听得她心神意乱神色痴迷。

  他越是粗哼,她的娇吟便越是销魂,老宋感觉到体内的血液仿佛是骤然间被烧开一般,准备进入正题。

  孙晓雪眼见老宋神情,急忙是双手拄着床头艰难坐起身睁大美眸要去看,当看清楚了之后,顿时又惊又羞,满脸渴望。

  现在的老公自然是与之差之千里,结婚之前虽然谈过几段短暂恋爱,可是每一个男朋友也都不如老宋。

  老宋在她眼中实在是非常惊人的,而且毕竟年岁已高,却能够在“战场”上达到这种程度,可见本钱雄厚。

  孙晓雪简直无法直视自己,又惊又喜,又害羞又是兴奋……老宋爽朗一笑,说道:“晓雪,撑住了啊!”孙晓雪的脸上顿时浮现出要比花开更加动人的笑容来,连忙点头称好。

  老宋正要往那处挺进,都已将她的双腿摆放好了,千钧一发之际,开门声音突然从客厅传来。

  孙晓雪一惊,顿时花容失色连忙将老宋推开,慌张不已地提上裤子跳下床。

  老宋同样是吓得魂飞魄散,急忙整理衣裤。

  孙晓雪打开灯关上门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望着突然归来的老公张国强温柔问道:“老公,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呢?”“我身体不舒服,回来休息。

  ”张国强无精打采地推开卧室门就要走进去。

  “别啊,你回来休息了,那火锅店谁来看啊?”孙晓雪见此倒吸一口凉气,急忙拦着张国强问道。

  “有我爸在。

  ”张国强打着哈欠推开卧室门走了进去。

  孙晓雪忙是跟了进去,只见老宋正兢兢业业地站在窗台上摘取窗帘,若无其事地说道:“孙女士,你不要急,现在我就把窗帘摘下来拿去洗。

  ”张国强望着身在卧室当中的老宋先是一愣,旋即孙晓雪借口解释一番,当他得知面前又老又丑的老宋只是钟点工保洁人员之后,满脸不屑没有好气地吩咐了一句:“老东西,好好洗,洗干净!要不然我可会投诉到你们公司!”老宋抱着窗帘背对张国强,向孙晓雪传递了一个暧昧无比的眼神,孙晓雪眼神向外面一斜,老宋陡然间看到对面半敞着门的房间,刻意提高声音对孙晓雪说:“孙女士,我去洗窗帘了。

  ”孙晓雪说道:“好的,宋师傅。

  ”老宋抱着窗帘离开卧室之后,孙晓雪转身对躺在床上的张国强指责道:“你就不务正业吧!咱爸那么大岁数人能看好火锅店吗?整天就知道抱着手机玩游戏。

  ”“哎呀行了行了,每天就知道絮叨,烦死人了!”张国强不耐烦地回应了一句。

  “哼!”孙晓雪怒哼一声走出卧室,面对着站在对面房间门口的老宋,立刻喜笑颜开,猴急猴急地拉着他走进房间……

感受着那舒服的感觉,秦晓曼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了那种想要尝一尝什么味道的想法。

  吞了一口唾沫,秦晓曼显得有些纠结。

  此刻的周天浩在秦晓曼的刺激下,也紧张的连呼吸都变了,秦晓曼纠结的样子他能够感觉到,他觉得,接下来还有更精彩的事情发生。

  “就一下下!”终于,秦晓曼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吞了一口唾沫,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缓缓的弯下了腰,张开小巧的嘴巴,用舌头舔了舔,发现没有什么味道之后,直接将周天浩的那里含在了嘴巴里。

  炙热的呼吸一点点的袭击着周天浩,周天浩吃惊之下睁开了嘴巴,然后便看到秦晓曼将自己的那里含在了嘴巴里。

  这惊喜的发现让周天浩连心跳都停止了。

  那被温热包裹的感觉,让周天浩大呼过瘾,也顾不得伪装了,直接睁开眼睛,惊喜的看着秦晓曼。

  秦晓曼因为紧张,将周天浩的那里含在嘴里之后,便有些担心的睁开眼睛朝着周天浩看了过去,然后,四目相对,秦晓曼大惊,迅速的将嘴巴挪开,有些紧张的喊道:“姐……姐夫……”周天浩唇角微微上扬,笑了笑道:“什么味道?”这问题问的,秦晓曼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过很快,秦晓曼就反应过来了,惊讶的看着周浩天,然后说道:“姐夫,您酒醒了?”虽然这么问,但秦晓曼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猜对了,一想到自己刚才做的事情,秦晓曼便再也不能淡定了,迅速的转身想要离开。

  周浩天怎么可能让秦晓曼离开呢,送上门的肉要是不吃的话周天浩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就在秦晓曼转身的同时,周天浩从床上起来,直接从后面将秦晓曼搂在了怀里。

  炙热的吻便落在了秦晓曼白嫩的脖颈上,急促的呼吸让秦晓曼变得紧张起来,想要拒绝的时候,周天浩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直接在她的身上开始揉捏。

  “不要,姐夫,我是晓曼。

  ”到了此刻,秦晓曼还有些侥幸的想,周天浩会不会认错人了,将自己当成了姐姐。

  “我知道你是晓曼,晓曼,姐夫很厉害的,你不是也喜欢姐夫吗?姐夫也喜欢你,你就答应了姐夫好不好,姐夫一定会让你很舒服的。

  ”周天浩嘴里呢喃着,那灵活的手指在秦晓曼的身体上游走,每经过一个地方,就会引起秦晓曼的一阵颤栗,像是被电到了一般,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要,姐夫,不要这样!”虽然被周天浩刺激的很想,可秦晓曼还是没有忘记自己跟周天浩的关系,情急之下提醒着。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你姐姐的,只要我不说,你不说,你姐姐就不会知道。

  ”周天浩现在箭在弦上,为了刺激秦晓曼,其实他也早就坚持不住了,现在好不容易到了收果实的时候了,周天浩又怎么会放过呢。

  “不,不要,姐夫,你不能这么做!”秦晓曼气喘吁吁,拒绝的话说的太过无力了,再说了,她自己也有些同意刚才周天浩说的话。

  周天浩根本就不理会秦晓曼的拒绝,直接将秦晓曼搂在怀里,压在了床上。

  看到秦晓曼还要挣扎,周天浩的嘴巴直接堵在了秦晓曼的嘴巴上,那炙热的吻就那么密密麻麻的落在了秦晓曼的身上。

  秦晓曼被周天浩这么一吻,顿时变得气喘吁吁连呼吸都困难了。

  最后一丝理智消失,秦晓曼终于开始回应周天浩了。

  周天浩感觉到了秦晓曼的变化,心里大喜,那炙热而宽大的手直接伸进了秦晓曼的衣服里,在秦晓曼那柔嫩的娇躯上一点点的游走。

  “小曼,我想你,想得你吃不香睡不着,想得我只要一闭上眼睛梦里都是你。

  ”随着周天浩的呢喃,秦晓曼也变得激动起来,任由周天浩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所过之处,那仅有的衣服便离开了她的身体。

  被周天浩压在身下之后,秦晓曼很快就感觉到了那明显顶着自己的东西,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娇躯,这无意识的动作,更是刺激到了周天浩。

  因为是第一次,周天浩吸取了昨天的教训,每一步都做的很小心,生怕一个不小心让秦晓曼因为疼痛再次失去了理智。

  他没有急着进入,而是利用自己的手指刺激着秦晓曼,让秦晓曼变得难受一起,内心深处的渴望变得越来越明显。

  “啊,姐夫,我难受!”秦晓曼感觉自己就好像砧板上的肉,此刻只能任由周天浩来回的折腾,那纠结而又难受的感觉,以前从来都没有感受到。

  “宝贝,坚持一下,很快就好了。

  ”周天浩并没有放弃刺激秦晓曼,手指更是加大了动作,很快,一股暖流蓬勃而出,秦晓曼整个人都瘫软到了周天浩的怀里。

  那舒服的感觉蔓延了她的全身,秦晓曼的大脑也在这个时候变得空白一片,就好像飘荡在空中的灵魂一般,根本没有自己的思想。

  周天浩知道,自己要的机会已经来了。

  经过刚才的努力,秦晓曼的身体已经被打开,此刻,他迫不及待的将那昂扬挺拔拿出来,看准方向直接刺了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哐哐哐的脚步声……什么人?周天浩迅速回神,整个人变得紧张起来。

  秦晓曼也在这个时候回过神来了,那脚步声太明显了,让她根本就没办法忽略。

  “嘘,不要说话!”周天浩让秦晓曼拿着衣服抹黑回自己房间,而周天浩则是连衣服都顾不得穿,直接在腰间缠了一条浴巾走了出去。

  当他看到换好拖鞋从门口走进来的老婆时,周天浩便知道,自己今天的计划又要落空了。

  早知道就不那么磨叽了,哎!周天浩叹了一口气,为了给秦晓曼争取时间,迅速上前从后面抱住了自己的老婆。

  “啊!谁?!”秦晓兰刚走到门口,突然被人从后面拦腰抱住,这突然出现的状况吓了她一大跳,下意识的就叫了起来。

  “老婆,是我!”周天浩急忙出声,秦晓兰听到之后,才停止了尖叫,有些生气的说:“你要死呀,吓死我了,对了,你怎么还没有睡?”秦晓兰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周天浩平时睡得挺早,怎么今晚睡得这么晚。

  周天浩暗道一声不好,知道老婆这么问肯定是怀疑自己了,急忙稳住心神,嘿嘿笑着说:“想你想得睡不着呀,老婆你今晚不是说不回来吗?早知道你回来我就去接你了,你一个单身女人回家多危险呀!”周天浩的关心让秦晓兰的疑惑消逝,有些感激的说:“我有些资料放到家里了,所以就连夜回来了,明天要用那份资料,我上班的时候顺便拿着。

  ”“原来这样呀,老婆你辛苦了。

  ”周天浩悬着的心才放进了肚子里,他之前还担心是不是老婆发现了什么,所以才连夜赶回来查岗呢,现在看来不是这样了。

  “这不都是为了我们的家吗,走吧,我累死了,赶紧回去睡觉。

  ”这会儿时间也差不多了,周天浩这才体贴的拉着秦晓兰朝着房间里走了进去。

  “咦,什么味道?”秦晓兰刚到门口,就闻到了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耸了耸鼻子,下意(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识的就问了起来。

  周天浩的眼皮跳了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急忙上前笑着说:“怎么会呢,我一个人在屋子里,难道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真的?”秦晓兰有些不相信周天浩的解释,笑眯眯的朝着周天浩看去。

  周天浩心跳加速,可依然一副很淡定的样子说:“自然是真的,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呀,亲爱的。

  ”“那可不一定,我可要好好检查检查!”在秦晓兰进门的时候,房间灯已经被打开了,此刻秦晓曼没有理会周天浩的紧张,直接信步走了进去,开始在房间里来回的巡查,寻找自己认为的可疑点。

  周天浩看得眼皮只跳,生怕有什么地方被自己疏忽了,然后被秦晓兰发现。

  正在周天浩担惊受怕的时候,秦晓兰突然将目光放在了床头下面的垃圾桶里。

  “咦,这是什么?”周天浩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急忙上前顺着秦晓兰所指的地方看去,垃圾桶里,那用过的纸巾异常明显,上面还有一些乳白色的粘液。

  “这……我……”周天浩更加紧张了,这些纸巾是之前秦晓曼用过的,当时他也没有多想,便直接扔进垃圾桶里了,现在看来,自己做的太马虎了。

  “噗嗤……”就在周天浩犹豫着要怎么解释的时候,秦晓兰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老公,你还真没出息呀,我一晚上不在家你就自己解决,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不愿意给你呢!”看着秦晓兰捂着嘴巴偷笑的样子,周天浩悬着的心终于落到了肚子里,那紧张的心情呀慢慢的压了下来。

  “这么说,老婆你愿意满足我了?”周天浩在高兴的同时,也是一阵侥幸,幸亏老婆想歪了。

  隔壁房间里,秦晓曼现在后悔的捶胸顿足,这要是姐姐回来再晚一点的话,那种不可控制的事情就发生了,到时候自己可怎么办?而这个时候,姐姐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了那种让人耳红心跳的声音,秦晓曼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在那种声音的刺激下,刚才被她好容易压下去的那种想法又再次浮现出来了,听得她难受的不行。

  好容易等到那个声音结束,秦晓曼这才强迫自己赶紧睡,睡着之后更是各种乱七八糟的梦,导致第二天起来,秦晓曼顶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咦,姐姐,你昨晚回来了?”秦晓曼假装吃惊的问道,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心虚的。

  “哦,你姐姐文件丢在家里了,昨晚回来顺便今早带到单位去,你今天第一次上班,要不姐夫去送你吧!”还没有等到秦晓兰说话呢,周天浩就抢先回答了,走进来的时候,脸上没有一点不自然,就好像昨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似的。

  “哦,不用了,我自己去。

  ”周天浩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可秦晓曼却是不能的,她现在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周天浩,因为只要一想到周天浩,她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就会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

  “那怎么行呢,晓曼,就让你姐夫送你去医院吧,记住,到了单位之后要跟同事处好关系,现在外面人心复杂,交朋友什么的要小心谨慎一点,要是拿不定主意的话可以回来问问姐姐或者姐夫,下班也早点回家,别到处乱逛……”听到秦晓兰的絮叨,秦晓曼心里暖暖的,这表示姐姐对她关心。

  当然,要是没有桌子对面,周天浩总是时不时的看向秦晓曼一眼,让她很不自在的话就更好了。

  “就是晓曼,反正我去公司也顺路,你一会儿就坐我车吧,我把你送到医院再去单位。

  ”当着姐姐的面秦晓曼也不好拒绝,随便吃了两句,便跟着周天浩出门了。

  周天浩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秦晓曼坐进去。

  “不用了,我坐后面!”秦晓曼没有理会周天浩的引擎,直接将车子的后门拉开,然后坐了进去。

  周天浩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到了车上之后,周天浩企图跟秦晓曼说话,可每一次周天浩提出话题,秦晓曼都不愿意接,到了最后,周天浩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

  “晓曼,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好,实在是我太喜欢你了,所以才忍不住……”“你不用说了,昨晚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吧,以后还请你不要再做这么幼稚的事情了,你是我的姐夫,在做这些事情之前,请你先想清楚自己的身份。

  ”秦晓曼的话说的毫不客气,语气也显得很冷淡。

  其实一开始秦晓曼的确没有想到周天浩是假装酒醉的,可当姐姐回来的那一刻,周天浩能够迅速的反应过来,并且做出回应之后,秦晓曼便意识到了不对,回去之后,稍微一想,便是各种破绽。

  “我知道了晓曼,昨晚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周天浩现在后悔的要死,原本都要成了,却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了意外,现在看秦晓曼对自己防备的态度,估计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到了医院之后,秦晓曼拒绝了周天浩送他进去的提议,自己直接朝着医院走了进去。

  因为是第一天上班,秦晓曼先去了人事科,知道自己被分配到急诊科之后,便去了急诊科报道。

  刚走到护士站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那种声音细细密密的,像是从嗓子里发出来的,秦晓曼第一时间想到了姐姐跟姐夫做那事儿的时候发出来的那种声音,顿时便红了脸颊,下意识的想要转身离开……而这一转身,便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咦,晓曼,你来了?怎么不进去呀!”

想来是梨花开放了,许佳上了高中以后,就没有去过那片山坡了,小时候倒是经常和爸妈一起去。

  叔侄年上养成夏乐枫看着时间说道。

  嗯……哈,吕老师欣慰地笑了,她不知说什么好,于是有点拖延和语无伦次。

  我被你的傲慢、善良和邪恶所吸引。

  狼性老公别过来全文免费如果不回家,就会在旅馆或者公园度过,这样。

  有时候……不需要动手,就可以将对方击垮呢……比如……现在这样况且高阶凐灭者都是有理智的东西,不会随意搞大屠杀。

  欣喜的向着眼前帮助我的人弯腰道谢,但因为幅度过大,肘关节又是传来微微的痛楚。

  叔侄年上养成收拾收拾就我们就回屋躺下了。

  寒冬腊月的风冷冽的厉害,她眼睛落在他因寒冷泛白的指部关节上,不可抵挡的心疼感散漫开来。

  当看见是她后,脸上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在冲泡咖啡的这段时间,我拿出口袋里的智能手机,开始确认昨晚我睡着之后发来给我的消息。

  叔侄年上养成早饭闲扯了一会儿后,我们就出发去学校了。

  这么鞠着躬走路当然不舒服了,徐豪刚想反抗就看见了林涵在偷笑。

  我见周围的目光都被甲一乐的豪言所吸引,赶紧提醒他,可他完全没有听到。

  大概会是南香吧,如果是由她来问,我一定会做出回应因为…这样才偶尔能够得到与大家的交集这样。

  那我现在去给你找衣服,你现在去洗澡吧。

  向南风受伤以后,敌不过文山中学有个厉害的詹科,直接输了比赛。

  他的性格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改变啊。

  就理论上来说,都一样。

  狼性老公别过来全文免费——店长,你们这儿缺不缺那种扫地的啊,这边有个女的特别适合…我该怎么回答?还不是只能支支吾吾,挤牙膏般憋出三个字:叔侄年上养成音韵扶起轻轻地扶起韵律。

  慕浅汐一秒破功,开玩笑的,我才不会早恋呢,只是单纯欣赏你的那种,找你就是想和你(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认识认识。

  陆奕泽在一旁微微笑了,牵着媳妇的手,把她带到楼上,示意家人别慌有他看着猪憨憨。

  过了一月,陆励收到录取通知,便买了前往旧金山的机票。

  那你去找神仙吧,天蓬元帅的样子?恕我无能为力。

  去年双十一是思思的生日,我和这个师傅说好在山下等着我,我只要一上车,车就立即开向火车站。

  理论上,这一黑一白两只喵咪其实才是在场所有猫中真正的两个极端,可正因此极端所以亦存在着某些截然相同的地方。

  总算找到你了?来填饱姐姐的肚子吧!小溪面露凶色,剥开了它薄薄的一层包装。

  少女甜美清新的声音,雪白太阳帽挡着阳光,帽子下黑长直被扎成随意松散的两只羊角辫,一袭白色洋裙,引得校门口卖煎饼果子的小贩看了一眼又一眼。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e.aspx?533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e.aspx?309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e.aspx?1340.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e.aspx?568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e.aspx?6991.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e.aspx?4949.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e.aspx?5727.html

https://www.printedwristband.xyz/twe.aspx?330.html